可能你會覺得奇怪,為什麼要花兩篇來作名詞解釋?其實是有原因的,第一篇的目的是讓我們能夠回到聖經的根本,來知道為什麼這個族群稱自己為彌賽亞猶太人

第二篇的目的是為了與各位達成一個共識,就是所謂「基督徒」一詞有許多認知落差。所以這同樣是為了解釋為什麼信了耶穌的猶太人,仍稱自己為彌賽亞猶太人(Messianic Jew),而不是我們認為信了耶穌要叫做基督徒。

耶穌對猶太人說「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他書上有指著我寫的話。(約5:46)」但是摩西沒有因為信神的受膏者就變成基督徒啊!

其實我覺得各位是可以理解的,猶太人有正統派的、改革派的、保守派的,甚至連信佛的都有,只要是猶太支派的後代、身上留著猶太血液,不管他信不信有神,在神眼中他們就是曾與神立約的百姓。就像客家人、福建人、潮州人、阿美族人信了耶穌,都不會改變血緣。

可是我也相信各位可以理解,因為信耶穌所得到的「差別待遇」,特別是有些人家裡本來有祭祖或是燒香拜佛的習慣,這時候家人之間的關係就會特別緊張,甚至有些還斷絕親子關係。同樣,彌賽亞猶太人信耶穌也面臨很大的挑戰,倒不是「不孝」的標籤,而是「對整個猶太族群的背叛」。

哇!說「背叛」會不會太嚴重?但確實是這樣,對於猶太人來說,你只要信了耶穌,你就不是猶太人了!哇!太嚴重了吧?

信耶穌的猶太拉比Joseph Shulam來自無神論的家庭,父母都是大屠殺倖存者,當他信耶穌時,他父親就跟他斷絕關係,因為不信神都比信一個耶穌好。

Joseph Shulam, 照片來自christianity daily

這是因為自從有了「基督徒」以後,猶太人遭受了很多的委屈,不管是天主教徒、新教徒還是東正教徒,都曾經對猶太人進行屠殺。包含《耶路撒冷三千年》中提到基督徒十字軍東征時殺了很多猶太人,或是我在《這群人,那些年》專題系列中提到歐洲基督徒如何幾世紀的控告、殺害、區隔、侵略和不公平對待猶太人、俄羅斯東正教徒也殺害猶太人、以及各位比較清楚的希特勒。

在以色列大屠殺紀念館就寫著反猶思想的來源,並舉了馬丁路德如何在他的著作《猶太人與他們的謊言》中提到要毀掉會堂、燒掉聖經、趕走所有猶太人,然後希特勒才把這個理念發揚光大,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真的有這本書 《猶太人與他們的謊言》 Von den Juden und ihren Lügen

從猶太人的角度,基督徒憎惡猶太人,在他們腦海中「新約」聖經關於如何迫害猶太人的教導!而且大屠殺其實不是太久遠的事,這是他們的親身經歷、或是他們父母的人生故事,或是在自己的成長過程中,被鄰居小孩霸凌和排擠,說他們是「基督殺手!」(Christ Killer!)

所以誰信了基督教,就是猶太人的敵人。我想各位可以理解這個邏輯吧?

而且其實「信了耶穌就不是猶太人」的教導也是從教會來的,例如我之前在復活節那篇提到4世紀尼西亞公約決定基督徒刻意不過猶太人的逾越節,教會就有點只要猶太人的彌賽亞卻把猶太人踢開,開始教導取代神學、例如猶太人不再重要、教會才是以色列等。西班牙葡萄牙在14-16世紀的宗教裁判所(Spanish Inquisition),猶太人若要繼續做猶太人就必須被驅離、錢財要留下,若要改教就必須簽下放棄猶太信仰的宣言,然後要改姓、吃豬肉、不再過安息日和猶太節日。

西班牙宗教裁判所

 

想想看,那麼多猶太人為了自己信仰的緣故,選擇被驅離,當年基督徒給他們的選擇就是不是A就是B,大家都記得這個傷害,這個概念已經根深蒂固在猶太人腦海中,就是你不可能又是基督徒、又是猶太人。

最近在《耶路撒冷時報》(Jerusalem Post)報導了一個要把福音傳回給猶太人的以色列猶太人Jacob Damkani,他說:

「我們猶太人會覺得基督教是另一個宗教,但這跟事實差很遠,耶穌根本沒有成立一個新的宗教,教會必須理解耶穌是神對以色列應許的延伸,是後來的人把它變成新的宗教,可是猶太人不會接受一個新的宗教,這是對猶太人的一個絆腳石,如果你說我信了一個新的宗教,那我不是基督徒。如果你指的只是我是不是跟隨彌賽亞,那我願意說,我是基督徒。」

(photo credit:ADAM ROBISON / NORTHEAST MISSISSIPPI DAILY JOURNAL / TNS)

 

信耶穌為那位彌賽亞的猶太人,不是改教者(convert),而只是相信耶穌為猶太人的彌賽亞的信徒(believer)。

我們難以想像「基督徒」這個詞的歷史包袱,更不需要要求他們成為新的「基督教派」,而必須再次被強迫放棄了自己的猶太身份!(除非他們自己能夠認同「基督徒」的稱呼,畢竟每個人的背景還是有差異)

若有幾根枝子被折下來,你這野橄欖得接在其中,一同得著橄欖根的肥汁,你就不可向舊枝子誇口;若是誇口,當知道不是你托著根,乃是根托著你。(羅馬書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