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維也納的印象只存於維也納兒童合唱團純潔美麗的聲音,所以即便一般遊客認為維也納是個無聊的城市,我總覺得自己不會太討厭它。

來到猶太廣場時還下著雨,廣場上有這個大屠殺紀念碑,門的造型,彷彿讓你可以進去另一個時空,回到1938年以前。


參觀費用(2017):成人票 €12、學生€8、18 歲以下兒童免費 ,語音導覽2歐

建議預留時間:0.5小時

推薦指數:✨✨✨

開放時間:  週日-週四 10:00 – 18:00 週五 10:00 – 17:00

網站:http://www.jmw.at/en

交通:在舊城,用腳走到猶太區


我事後才知道,原來我剛才匆匆走過的街道其實就是猶太人在大屠殺之前的生活圈。

 

猶太廣場博物館(Judenplatz),安檢人員沒什麼理我就讓我進去了,算是有點冷淡。進入到這個或許也是民宅改成博物館的建築,很難看出展場在哪、以及要看什麼。

 

我向售票人員買猶太廣場博物館和維也納猶太博物館的聯票,需四天內使用,成人票12歐。

一轉過身,另一個異常熱情的保安人員告訴我雨傘要放哪,並堅持我一定要先看特展,到現在我都還不懂他為什麼對這麼小的特展引以為榮,不過就是幾張關於以色列防空洞的藝術(事後我用1分鐘看完)。猶太廣場博物館的展區在地下一樓,空間並不大,大概就是一間咖啡廳的大小吧?

 

整個展場又只有我一個人,是有點詭異。而我在沒什麼展品的情況下可以看那麼久,大概對管理人員來講也是行為詭異。不知道他是下來調整空氣濕度,還是來研究我。我猜是後者吧?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展示品啊!只有這系列15世紀留下來的遺蹟,證明猶太人就住在奧地利。

中上:Hofburg挖掘的希伯來文墓碑  右上:燈座 左下:1420年會堂遺跡/Bimah講台基座  中下:1420年會堂遺跡/有浮雕的柱子 右下:1420年會堂遺跡/柱子遺跡和鑰匙

 

有8份希伯來文的手寫文書證明猶太人從中古世紀就住在奧地利,像這篇是關於以斯帖記。

14世紀以斯帖記

 

這本書的作者是13世紀維也納的拉比,他在Or Saruna會堂的著作。

 

這是1420年維也納舊城的模型,以前的城市大小只有現在的第一區那樣,猶太人大約是在西元1150年就開始住在維也納猶太廣場(Judenplatz)這邊,他們的生活圈用白色部分標注。

 

到了1400年,這裡已形成猶太社群(Kehila),約有70間房子和800位猶太人住在這。

 

猶太社群的組成包含會堂、墓園、浸禮池(mikvah)、Kosher肉鋪、醫院、麵包店和舞廳。

 

他們是依照猶太教準則(halakha)生活,由納稅人選出的領袖(Parnassim)負責行政、宗教法庭及向外的交涉事宜,還有類似董事會(gabbaim),負責處理向所在地郡主繳稅的事宜、救濟窮人、和頒布跟在猶太社群生活有關的法律(takkanot)

左:1460年繪畫/打開妥拉櫃  中:1395年繪畫/拉比教學生  右: 1338年的德語和希伯來文書信,要求維也納猶太人降低借款利息利率

左:1305年四個猶太兒子賣葡萄園的契約 中:1391年婚姻合約 右:1372奧地利風格塔木德解經

 

 猶太社群在當時跟民眾的關係是不錯的,有時基督徒也會來會堂,有時猶太人也會去參加基督徒的婚禮或慶祝活動。甚至猶太人信任基督徒工人到能夠把酒窖的鑰匙給他們的地步。

1460年/猶太婚禮

猶太人每年的節慶有猶太新年(Rosh Hashanah)、贖罪日(Yom Kippur)及一週後的住棚節(Sukkot)。春天時有逾越節(Pesach)以及初熟節(Shavuot)。其它從歷史衍生出來的節慶還有慶祝抽籤的普珥節(Purim)、光明節或修殿節。

普珥節玩的螺旋

然後我發現一個奇怪的通道,在沒有任何人做引領的情況下,我好奇地走去探索。

突然,耳邊傳來希伯來文的聲音,嚇我一跳。

走上階梯後,在我眼前的是一堆廢墟。

然後我就懂了,這些廢墟是過去的猶太會堂所在地。 我剛才經過的大屠殺紀念碑,現在應該是在我正上方。

這塊高於地面的台子叫做Bimah,猶太拉比講道或念妥拉都是站在這。

在靠近牆壁這塊空間是妥拉櫃的位置。

面對妥拉櫃,在右手邊有隔出來一區是女性同胞的包廂(shul),因為在會堂男女座位是分開的。

根據博物館的介紹,這個會堂毀於14世紀,一直到1995年才被挖掘出來。天真的我以為會和加利利那邊的會堂一樣,大概是因為地震的關係,結果不是…..

1420年,維也納的統治者阿爾布雷希特二世(Duke Albrecht V.)開始嚴重迫害猶太人,猶太人被折磨、餓死、抓做奴隸、被淹死在多瑙河、和強行受洗成基督徒,富有的被關起來、窮的被趕走,很多維也納猶太人逃到附近村莊,即今日的斯洛伐克,但同樣造成當地居民的反猶情緒(請見斯洛伐克的猶太人)。

一位叫約拿的拉比和剩餘的猶太人躲在猶太廣場的Or Saruna會堂裡,為了不要被迫改信基督教,在被圍攻三天後,放火燒了會堂,與裡面的人一同做殉道者。維也納剩下的92位猶太男人和120位猶太女人全被控告賣軍火給反對天主教的胡斯派信徒、也被控告褻瀆聖物,憑著這些理由,就足以將他們活活燒死。猶太人留下來的財產被充公,會堂被毀、連建會堂的石頭都被拿去當維也納大學的建材。

難怪,當我站在空無一人的會堂遺跡中,除了感受到肅穆之外,還有一絲絲哀愁。


參觀心得

就我看,只有會堂遺跡是唯一的亮點,展區剩下能看的東西不多,很多僅是複製品。這裡有多媒體製作14世紀時猶太區的樣子以及會堂本來的樣子。


旅遊攻略

1.不須安排太多時間看這間博物館,20分鐘絕對夠了,主要的展品是在另外一間維也納猶太博物館(Jewish Museum Doreontheergas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