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去過以色列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 也許你會好奇那布達佩斯的大屠殺紀念中心(Holocaust Memorial Center)會有什麼不同。


參觀費用(2017):成人票1400HUF(約5歐),學生證700HUF(約2.5歐)

建議預留時間:2小時

推薦指數:✨✨✨✨

開放時間: 10 a.m. to 6 p.m.

網站:https://www.jegymester.hu/eng/PlaceInfo/310000/Holokauszt-Emlekkozpont

交通:我去程坐Taxify,回程搭地下鐵


大屠殺紀念中心在郊區,可以搭地下鐵前往,不過我發現只要是3-4人的組合,用Taxify的app網路叫計程車其實又快又划算(文末有教學)。我們的計程車司機是靠GPS找到這個地方,但看得出來他沒有聽過這個地方。


大屠殺紀念中心門外有安檢,但是老先生挺和善,並沒有菸草街猶太會堂的那種緊張感,又或者來到這裡的遊客不多,老先生能感受到來參觀的人多多少少是對以色列友好的人吧?

一進門,就是個猶太會堂,也許因為腹地不大,相較之下這會堂看起來非常巨大。

 

售票處在左邊樓梯下面,從設計上看得出這是個頗新的建築。

 

在參觀過菸草街猶太會堂後,成人票一張1400HUF感覺滿便宜的啊!我是現場買票,價格跟網站上一樣,所以我也不懂為什麼他們在網路上售票。大件物品需要存在衣帽間。

整體來說展場空間雖然不大,但是設計得很新穎,有許多互動式的觸屏裝置,而且跟以色列大屠殺紀念館不一樣的地方是這裡可以照相。有看到一些語音導覽的標誌,可能很快就會有了吧!

 

第一區是介紹匈牙利猶太人的生活。右邊那幾個電話筒拿起來可以聽講解,這個時期的猶太人其實在社會中過得挺好。

 

像是這張照片可以看到匈牙利猶太人的職業中前兩名是律師和醫生。但因為猶太人能從事的職業被限制,大學教授的比例只有1%。而且在1920年開始有了名額限制法律(close number law),猶太人能上大學的人數以及能從事的職業受到更多限制,

 

當年做匈牙利猶太人的平凡日子

 

匈牙利境內的猶太人口,最大塊的正方形是布達佩斯,可惜我照片拍糊了

 

走過這個長廊之後,就進入了大屠殺時期的醞釀期。


布達佩斯是還有至少10萬個猶太居民的地方,所以這間紀念中心應該是猶太人創辦的。如果你願意去了解猶太人對於匈牙利的反猶情緒和極右派運動如何在社會醞釀成形的話,看板的內容能幫助你了解過去的歷史。

舉例來說,為何信佛教的猶太人在猶太人眼中只是很奇怪的佛猶(Jubu),但信基督教的猶太人就被視為背叛而且再也不能算是猶太人?為什麼猶太人認為信基督教就是支持希特勒,甚至斷絕血緣關係?因為希特勒是基督徒,而基督教傳播反猶主義,中間那位是當時頗有影響力的羅馬天主教主教Ottokár Prohászka,他寫了很多反猶主義的書。那人家佛教可沒反猶啊….

 

匈牙利世界第一次大戰戰敗後失去了70%的領土和三分之二的匈牙利血統的人口,可是猶太人好像都過得很好,又是工廠老闆、而且布達佩斯猶太人口才失去了二成。在這時代背景之下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討厭猶太人、猶太人搶走我們工作的思想。

 

連米老鼠都中箭。

 

因為猶太人很多有印刷工廠,所以匈牙利人要抵制買猶太人製造的紙!

 

在1918年民主革命之後,1919年成立了反猶、反共產的右派政黨,領導者就是後來成為聶政的—霍爾蒂·米克洛什(Horthy Miklós),我在匈牙利猶太人那篇文章和菸草街會堂那篇都有提到他。

不過,不同於匈牙利導遊的口氣,這裡看板寫的是霍爾蒂承受來自德國的壓力但仍沒有把猶太人交出。即便猶太人生活有受到影響,在德軍佔領匈牙利之前,大部分匈牙利猶太人並沒有生命危險。這部分是事實,也解釋為什麼明明大難臨頭了猶太人還不跑,因為歷史中猶太人已經受過太多次迫害,但似乎只要配合當時的政策,牙咬緊了也還能湊合挺過去,他們怎麼知道這次面臨的是另種境界的殘忍?

德軍來到漁夫堡

 

剛才提到的1920年名額限制法律其實到1928年就被廢除了,可是1938年又重新通過了新的反猶法規,例如猶太人成為二等公民、不能在經濟或高等職位上佔超過五分之一的人數等。

在1938年匈牙利奪回北方領土後,因為那裡15萬猶太人又再度成為匈牙利公民,於是匈牙利再度頒布名額限制法律。《Walking with Enemy 》電影中猶太男主角Elek就在公共場合被罵猶太人佔掉太多名額。(文末有更多介紹)

這區最大的重點就是,匈牙利不能怪霍爾蒂一個人,因為德國在1944年才佔領匈牙利,在那之前匈牙利人民早就組成極右派「箭十字黨」(Arrow Cross),不斷反猶並已施加壓力給政府了。

箭十字宣傳:趕走猶太人!

德軍來後,猶太人不能有宗教活動、或體育活動,他們不能從事任何需要智慧的工作、銀行帳戶被凍結,不能用電話、並且收音機被沒收,他們不能搭汽車、火車、船,並且要配戴黃色星星標幟,意思是他們不再是匈牙利人、也不再屬於匈牙利社會。


 

匈牙利政府成了德國共犯和搶匪,將猶太人的財產奪走後再把他們送到隔離區

 

有40萬人被送到集中營去,最後納粹再做最後一層剝削—從死人身體中拿走金牙。

猶太人留鬢角是聖經中的誡命,入集中營時全身的毛髮都被納粹剃掉 (這其實是斯洛伐克的士兵,地點在斯洛伐克的Stropkov小鎮)

 

這是匈牙利的集中營和隔離區:

 

在這混亂的時候,霍爾蒂的位置被德國安置的箭十字政黨領導者Ferenc Szálasi取代,匈牙利箭十字政黨隨意處決猶太人,包含在多瑙河旁開槍打死排最前面的猶太人, 剩下被鐵鍊綑在一起的猶太人再隨著沉下的屍體溺死。有些黨員甚至連15歲都不到就殺人。

箭十字黨走在Andrassy大道上

 

下面的圖有過分殘酷的照片,請注意不要嚇到!

奧斯維辛集中營有歐洲各地送來的猶太人,而三分之一來自匈牙利,他們是最後一批遭難的猶太人,戰爭都要結束了,可憐的是兩個月內被送走了43.7萬人。猶太人被打死、虐待死、開槍射死、過勞而死、渴死和餓死、病死,或許大家都希望只是一場殘酷又醜陋的夢,但血淋淋的歷史卻無法讓人輕鬆淡忘。

 

我看到這看板時叫了一聲,我看見與家人痛苦的離別、身體與心靈上的折磨,曾經有的歡樂與尊嚴都和他們枯乾的軀體一樣枯竭了。我本來已經轉身離開,但我想想,他們可能連墓碑都沒有,既然匈牙利猶太人把這張照片放出來了,就代表真的期待大家不要迴避過去的歷史。

 

我是一個不太愛吃雞腿的人,因為我怕碰到骨頭。我實在無法想像究竟是怎麼樣的一群人、究竟是從哪來的怨,能一股腦的發洩在猶太人身上而且還不會良心不安。

故事總是要有結局,從黑暗的展區,我們往上、往更光明的地方前進。

 

蘇聯解放匈牙利後,那些踐踏生命的謀殺者很快受到逞罰,箭十字政黨領導者Ferenc Szálasi被吊死。

 

紀念中心的結語或許可以代表匈牙利猶太人對大屠殺的普遍看法,就是固然社會在猶太人遭難時漠不關心,但也有幾萬人冒著生命危險來幫助他們,這也是事實。

最後一站是一個猶太會堂,正前方妥拉櫃兩旁的希伯來文經文寫著:

「你僕人和你民以色列向此處祈禱的時候,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聽,垂聽而赦免。」 (王上8:30)。

拱門最上方寫著:

「卻要愛人如己」(19:18)

妥拉櫃就是放聖經的地方,黑色的門上方寫著:

「…敬我的聖所。」(利19:30)

 

會堂右後方放置了一區玻璃透明的座位, 這些人曾經活著、曾有自己的生活,但即便他們去世了,他們不會被忘記,大家的心裡有他們的位置,是吧?


參觀心得

這裡沒什麼人,所以整體參觀感覺還是很棒的!但我認為雖然展場的設計很好也很流暢,但文字還是太多,英文密密麻麻的。雖然有影片,但沒有什麼歷史留下來真的那種物件。所以對於一般來說可能在家看Walking with Enemy得到的震撼會更大,不過反正門票不貴,花錢來支持猶太人和表達對大屠殺歷史的關心,也是挺好的!


旅遊攻略

1.匈牙利Uber不合法,只能用Taxify這種軟件合法叫車,叫的都是正規計程車,很方便也不怕被騙。註冊帳號很容易,使用方法跟一般叫車app差不多,先在手機下載app,註冊、簡訊認證,但需要有當地號碼,我用的是淘寶買的歐洲卡,是TurkishCell的歐洲卡,號碼是德國的,可以成功接收簡訊。大概2分鐘就註冊好了(填一下郵件信箱、姓名、電話號碼),傳送驗證碼後,和信用卡帳號連結,然後就可以叫車了!

使用方法是

1.先選擇上車地點,可以自由移動圖釘位置,會看到大約幾分鐘車程外有計程車

2.如果只是要預估車資 會有fare calculator

3.如果要叫車,這時必須按 “Request a taxi” (叫車後會知道司機的車牌、名字、和得到一組數字)

4.叫車後才能填寫目的地,這點跟Uber不同

5.可以追蹤司機位置,預估時間都還滿準的

6.上車後司機才會知道你要去的目的地 (司機會走下流程問你數字,確認你是他這次要接的客人 XD)

7.付款用信用卡很方便,螢幕也會顯示不用付現金給司機 (抵達目的地的時候,司機會按·終止旅程,並告訴你多少錢,如果妳有開行動網路,搭乘金額也會出現在自己的手機銀幕上,這也是個流程,說知道了就可以下車啦XD)

價位:2km約1200HUF,  6km約1800HUF

推薦理由:我們四個人,計程車跟搭公車的錢差不多,還省去走路時間、操作介面簡單方便

注意事項:用了兩次司機都沒有主動開冷氣,雖然可以’request’要求開冷氣,但我覺得有點麻煩

匈牙利Uber不合法,但是用Taxify很方便也不怕被騙

2.沒賣吃的,但有咖啡販賣機,還不錯喝!


附帶一提:《與敵同行》(Walking with the Enemy) 影片介紹

這部片子題材關於匈牙利的猶太人,所以我推薦想了解大屠殺歷史的人可以透過電影做個切入點,即便電影不是每個細節都是真的,但你會更容易感受到情緒的衝擊:

1944年布達佩斯,Elek和他的朋友遇見了美麗的Hanna,卻因為猶太人的身份被轟出舞廳,又因為德軍要來了先逃回自己鄉下的家避開這浪頭,結果才知道所有的男人被德國徵去勞動營,不去的話以叛國處理。

在勞動營,個人物品被沒收,凡有生病或無法勞動的直接被處決。在美軍的攻擊之下,Elek和他的朋友逃離勞動營,原本以為可以回家和家人團聚,卻發現家人全都被抓走、房屋財產被鄰居佔領,沒有人能反抗,因為所有的男人都已經在勞動營,現在整個村子已經沒有猶太人了,即便有個基督教的鄰居想保護他們,他們知道不能待下去,只能再度逃亡。

逃回布達佩斯的他們連絡上以前的老闆,原來猶太人只能住在有黃色星星的房子,並且必須佩戴黃色星星。夜晚,在Hanna要回家的路上,被兩個好色的SS德國士兵追到家裡,整個屋子的猶太人,除了已經被打死的爸爸,剩下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Hanna要被士兵強姦卻無能為力。這時Elek挺身而出,殺了SS德國士兵。

Hanna的舅舅是瑞士大使館印製臨時護照給猶太人的負責人,他給Elek一份跑腿的工作,因為只要拿到這證件的猶太人就被瑞士政府保護。

在工作時, Elek看到一家猶太人因私藏收音機而全家被殺,除了一個躲起來的小男孩,後來Hanna在基督教修道院的朋友收容了他。

由於匈牙利聶政霍爾蒂一直沒有認真執行希特勒要遣送猶太人的命令,而極右派箭十字黨領導又不斷表示與德軍合作的意願,於是德軍一直給他施加壓力。可是霍爾蒂並不想交出猶太人的性命,在為了避免國家有血戰卻又沒更好選擇的情況下,他想脫離德國而轉向與蘇聯打交道,只是還沒成功就被換下來。

極右派箭十字黨完全支持德國的「猶太人最後解決方案」,認為猶太人是禍患,問題要除根就必須滅絕所有猶太人。於是霍爾蒂的離開直接造成箭十字黨成員的猖狂,無辜的匈牙利猶太人在路上直接被抓去槍斃 。

Alec的家人被帶到奧斯維辛後,直接送入毒氣室。每天從布達佩斯就有1萬個猶太人被送到集中營。之後Alec冒充SS軍官的身份,靠阻止猶太人上箭十字黨的卡車、阻止箭十字黨在多瑙河、阻止箭十字黨不看瑞士護照而隨意殺人等,他救了很多猶太人。

最後一幕是在紐約,Elek和Hanna活著參加那年Alec救的小男孩成年後的婚禮。故事是根據Pinchas Rosenbaum 真人事蹟改編的,雖然評價不好,但我覺得拍得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