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古禮安(Ben Gurion) 是以色列建國時第一位總理,從以色列的機場以他命名就可知道他的重要。(可以參考我之前的文章:以色列立國的現代偉人(三) 本古里安 Ben Gurion ~以色列國父~波蘭先驅)


以色列總理的墓 Ben Gurion Tomb

性質:自然

開放時間:

費用:沒人收費…. 含在公園通行證!

建議預留時間:0.5小時

推薦指數:✨✨✨

交通:到Midreshet Ben Gurion再走下來


從機場出來的話,應該對他不太陌生?

 

本古里安總理的墓是在公園之中,

 

從停車場準備去墓園就又被這片綠地嚇到,好像不小心走進任意門跑到澳洲某國王公園的綠地!

 

事實上週遭的大環境都是曠野,這是尋的曠野,景觀確實不錯,

 

戴維·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 出生於1886年被俄羅斯統治的波蘭Plonsk,在他的回憶中,那是一個很和平、沒什麼反猶主義的小鎮,猶太、波蘭和俄羅斯族群各佔5千人,卻沒什麼衝突。他從三歲就被教導希伯來文聖經,他的孫子回憶他說「聖經是猶太人的精髓」,他很熟悉聖經故事、熱愛希伯來語言、並且很早就被猶太復國主義的錫安運動吸引,他在學生時期就創建提倡希伯來文與回歸的以斯拉社團,在19歲時他移民到當時還是被鄂圖曼土耳其人統治的巴勒斯坦,當時社會主要是阿拉伯人,而大多數的猶太人都是受到族群迫害而逃亡到巴勒斯坦的俄羅斯猶太人,在5.5萬名猶太人中就佔了4萬。

以色列前總理本古里安有讀聖經的背景,在建立屬於猶太人的國家時,他堅持這個國家要取名叫「以色列」,因為那是神給雅各的名字,就像他堅持以色列軍隊建立初期,只要是少校以上的軍官都要有希伯來文的名字,沒有的話就要改。很多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很生氣說猶太人根本不信神、還支持同性戀遊行,但是又拿聖經做依據說這塊迦南地已經給他們了,並且把自己的侵略行為合理化,反倒是相信阿拉的阿拉伯人認為自己才配得這塊土地。這的確是件尷尬的事實,就像現在以色列穩定每週去會堂聚會的猶太人只有3-4成人口,禁食守贖罪日的可能有7成人口,有信仰的人不佔大宗,而且有越來越多猶太人認為他們只想做一般人、做個普通的國家,不想要被視為神的選民或是依據聖經來堅持這塊土地的所有權,要是能割地換和平那就割吧!

其實,為一個國家命名也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事,例如可能猶太國、希伯來國、大衛國、新耶路撒冷國等也是選擇。但是終究,本古里安堅持這個國家就要叫以色列。他稱自己為泛神論者,他認為自然已證明創造主的存在。但是他不知道那位神是誰。本古里安在1947年寫信給正統派猶太人的以色列聯盟(Agudat Yisrael)表示這個國家將會有宗教自由,而不會以神權治國,但是安息日會是國定假日、政府機構一定會有符合猶太潔淨律例(kosher)的廚房,並且表明會願意在各方面給猶太團體有尊守猶太教條的自主權。

我認為即便許多猶太人在現階段對信仰不熱衷甚至不承認神的存在,但是在骨子裡、在血液中他們還是尊重先祖的神、信仰和傳統,以本古里安為例,也許他的勞動和求生存的背景讓他覺得要更實際的去為猶太民族奮鬥、規劃和預備,他們也不至於否認那些相信神話語、或有信仰的人,只是從知識上認識神並不足以讓部分人去追求神、或是有動力守所有的猶太教條。所以阿拉伯人認為猶太人不相信神所以根本不配得擁有以色列是不公平的說法,因為不能只從外在行為就看出一個人還信不信神。

再來就是按照聖經,神和亞伯拉罕立約「我已賜給你的後裔,從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創15:18)」後來神又幾番和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甚至摩西提起「我起誓應許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那地,我要把你們領進去,將那地賜給你們為業。我是耶和華。(出6:8 )」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因為神還特地說那是亞伯拉罕所「寄居」的地,代表神知道明明不是亞伯拉罕的地卻要給他。更奇怪的是,神還說「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12:3)」這聽起來彷彿很霸道、好像猶太人聖經中的神很偏袒猶太人…. 我可以想像,對於非基督徒來說這可能不容易接受,但是對讀聖經的基督徒來說,這就是我們神的遊戲規則、神的主權,所以在政治上當以色列越被聯合國攻擊和譴責時,就越要回到屬靈的政治立場來支持以色列!

以色列的高級官員不都葬在耶路撒冷的Herzl山上嗎?為什麼本古禮安的墓會跑到曠野這邊呢?本古里安在1963年從國防部長和總理位置上隱退,事實上他在1954年(68歲)就退休了,只是才兩年又被找回來擔任總理。他的願景就是好好開發南地曠野,因為這一片沙漠未來可以容納更多回歸的猶太人,並且不會跟阿拉伯人起衝突。他最厲害的就是以身作則,退休後就住到斯代博克(Sde Boker)的奇布茲住下。這裏的本古里安大學創立於1969年,就是以他命名的。

 

他在1973年去世後,葬回他最愛的沙漠,在他愛妻寶拉旁邊。

 

其實我對以色列總理本古禮安的墓唯一的期待就是看山羊,不然其實這個點可看可不看,墓本身沒什麼特別,只是傍晚也沒有別的景點,這裏應該是一直開放到晚上。而我的確在這裡找到一隻還沒回家的羊。這個山羊(Ibex)是聖經中的動物

「高山為野山羊的住所;巖石為沙番的藏處。(詩104:18)」

 

知道野生動物可遇不可求,拍到一張羊的照片後,心滿意足的回到停車場,沒想到發現一家子羊就在停車場旁的景觀台閒逛!原來停車場這裏才是羊出沒的大本營呀!

 

於是又開始狂拍羊…. 牠們家的家庭結構應該是羊爸爸

 

兩位老婆和一對雙胞胎兒子

 

我們發現牠們的時候,可能剛好是全家出來覓食,剛好路過這裡要回家

 

這裏的羊不怕人

 

小羊非常可愛

 

但是野生動物不可以餵,這裏也有告示

 

小羊感情很好的樣子

牠們集合完畢,就準備下山回家啦!由領頭羊帶路

其他都是跟屁羊

 

不知道家在多遠的地方

 

大家都乖乖跟著走

 

有一隻沒吃飽,硬要亂跑過個沒必要的馬路,還好「行羊優先」車子大老遠就停下來了


特別的等日出經驗

我媽認為在這樣空曠的地方,應該很容易就可以看到日出。於是我們早上5點起床,跑回總理墓準備看5:57分的日出。只是… 才5:43天就這麼亮了啊!

 

由於前晚碰到在這裡留學的中國學生,我們堅信在總理墓這裡看日出的情報不會有錯

 

突然開始懷疑情報的正確性,或許我們應該相信直覺,到步道的起點那邊可能看到日出的角度還好一些。況且,我們這邊一個人也沒有,那邊倒是一大堆人像是在等日出。

 

可是什麼壯觀的景色也沒看到,連太陽也都找不到,頂多就是天稍微紅了一點。這樣的話其實不管站在哪一邊都不適合看日出吧…

 

正在想是不是該打道回府時,走來了一頭羊

 

沒一下子,又冒出另一隻

 

過了一分鐘,又來了兩個小朋友,懷疑是昨天已經見過面的那家羊

 

我們又等了10幾分鐘,隨便拍拍早上曠野的樣子,直到後來完全放棄日出的可能性。

清晨的曠野

清晨的曠野

清晨的曠野

 

公園的一片綠地,主要是靠滴管灌溉。

等到我們車都開到大學城門口時,那時已經早上6:33分,突然看見頭上一團亮亮的,感覺很熟悉,那不就是我們一直在找的太陽嗎?還好沒搞丟!


相關遊記:

[2016逾越節遊記] Day 7 南地曠野:香料城市馬穆謝特、別是巴古城、隱阿夫達特峽谷

[2016逾越節遊記] Day 8 南地曠野:Ramon地坑、亭納沙漠公園、曠野會幕模型、沙漠動物保護區

南地曠野其他景點:

隱阿夫達特國家公園 Ein Avdat National Park (地圖、健行路線、開放時間、費用)

拉蒙峡谷 Ramon Crater

 約巴他動物保護區 Yotvata Hai Bar Nature Reserve (地圖、開放時間、動物種類)

馬穆謝特古城 Mamshit (歷史、地圖、超詳細解說)

別是巴國家公園 Tel Be’er Sheva National Park (歷史、地圖、超詳細解說)

馬撒大Masada (歷史、地圖、超詳細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