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跑了三個公園通行證能使用的景點,納巴泰人香料城市的馬穆謝特、別是巴古城還有隱阿夫達特。因為時間不夠我們沒有去例外兩個香料城市(Avdat跟Shivta)和亞拉德(Tel Arad),再來就是其實這些廢墟的在外門漢的眼裡看似無聊、看似同質性有點高。


只有我們的馬穆謝特古城Mamshit

已經寫好的詳細景點介紹:馬穆謝特古城 Mamshit (歷史、地圖、超詳細解說)

我們一早就來,所以幾乎沒什麼人!

 

話說,納巴泰這個名字是從綠洲而來,我們在看完一片廢墟後,往迪莫納的曠野路上真的看到了一個綠洲,我們在路邊的Mall看到麥當勞的大招牌,於是就被這沙漠綠洲有的文明吸引進去啦!

經過咖啡店,你能想像這是在曠野嗎?

居然有一個這麼現代的Mall,有冷氣吹、還有名牌店可逛,

沒想到麥當勞一份要₪52,而沙威瑪還是₪35-40 之間,好貴唷!但至少確定這是以色列,不是海市蜃樓

還好還有個超市可以逛…. 有些東西倒是不貴,像是蔓越梅100克只要₪3.8、法國麵包₪6、果汁₪5、兩包loakers餅乾₪25、2盒各400g的早餐麥片₪34。

以色列人也玩這個嗎?


以撒的井、別是巴的大水池

他記得他快死掉。他跟媽媽在別士巴的曠野迷了路,可是皮袋一滴水都沒了,這代表死亡不是嗎?他媽媽把他放在樹下,走到不遠處坐著大哭,他也大哭,因為他們都要死了。但那位神又出現了,他讓媽媽找到一口井也鼓勵媽媽「他的後裔成為大國」。那些年,神也的確讓他在曠野活了下來、也成為了名弓箭手。

離開家後37年後,那位大老婆死了,可是以實瑪利已經是51歲的中年人了,他已經有妻子、也習慣住在巴蘭的曠野。89歲時他曾回家一趟為175歲高壽去世的爸爸安葬在麥比拉洞裡,他也許有見到以撒15歲的雙胞胎兒子,那時他已經漸漸成為十二族的族長,屬於他自己的族,他應該沒想到93年後他的族人將會把他姪子的寶貝兒子當成奴隸賣到遙遠的埃及去。

特地來別是巴就是因為聖經記載亞伯拉罕和他兒子以撒以及孫子雅各都曾住在這。這是以色列先祖的大本營。

已經寫好的詳細景點介紹:別是巴國家公園 Tel Be’er Sheva National Park (歷史、地圖、超詳細解說)

非利士人亞比米勒特地來與亞伯拉罕立約說「凡你所行的事都有神的保佑。我願你如今在這裡指著神對我起誓,不要欺負我與我的兒子,並我的子孫。(創世紀21:22-23)」於是亞伯拉罕送給亞比米勒七隻母羊羔,「作我挖這口井的證據」然後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別是巴,因為他們二人在那裡起了誓。【別是巴就是盟誓的井的意思】(創21:31)」別是巴(Be’er Sheva)的Sheva在希伯來文裡是七,同時也是「誓言」的字根。

其實來到了這裡,看著一片乾旱(一年只下200mm的雨)的曠野,就知道為何夏甲和以實瑪利走在曠野裡沒水就知道要死了!也難怪會為了井相爭,因為這不僅代表生意發展、而是代表最基本的生存。

在出口喵到圍牆後的一片小公園,感覺好棒啊!以色列人對種樹真的好厲害!

狼尾草,一種防沙植物

然後我們繼續往隱阿夫達特去… 不過路上看到這個…衝突感好強

這應該是貝督因人的部落吧?


從終點開始的曠野峽谷隱阿夫達特

如果問我隱阿夫達特(Ein Avdat)到底有沒有排進行程的必要,其實我也答不出來。這裏是聖經中尋的曠野(wilderness of Zin)中唯一的水源,有些人會安排一整天的健行,從Sde Boker一路走到香料城市阿夫達特(Avdat)。

如果對自然沒有興趣,當然看一眼也行,不過肯定跟身歷其境的曠野還是不同。我們家就是感覺一下就好,因為這個國家公園有兩個入口,我們如果走完全程還得想辦法到原來的停車場… (當然如果剛好當司機的那位團員不打算來健行的話,那就可以走全程了) 但我覺得還是滿好看的!

已經寫好的詳細景點介紹:隱阿夫達特國家公園 Ein Avdat National Park

我們因為跟著GPS走,就開到了隱阿夫達特國家的第二個出口,剛好可以看看壯闊的峽谷。其實五月初就已經覺得很熱了!

很難想像是水的力量創造出這樣的峽谷。往下看是這樣,有點暈眩。

左下角的洞,應該是4-5世紀的隱士洞穴,那些健行的人應該會經過這些洞穴,再爬上來。

我們重新上路,走到對的入口(其實就是Midreshet Ben Gurion大學城那邊,GPS:30.848497, 34.779237再往下),一路風景不錯。

到了停車場就覺得這裡很漂亮,有水真好!

這裏有個模型,就是迷你版山谷

我們從入口開始走,路不會難走,風景大概就是這樣

這是一棵栗樹(terebinth),是聖經有提到的植物「像栗樹、橡樹雖被砍伐,樹𣎴子卻仍存留。這聖潔的種類在國中也是如此。(以賽亞書6:13)」其實它需要在比較寒冷的環境居住,不過它可能因為在陰影處所以還活著!

我們走了8分鐘到了第一個水池,今天有一大堆沒有穿制服的以色列士兵出來玩,看來這是當兵的人交誼的戶外教學地點。

水池算滿漂亮

打算往上爬的話,這裏有陡峭的石梯,以色列人可能連這種把手都不用。這種石頭是白堊岩。

再上去的洞穴應該就是隱士的洞穴,從那再爬兩個梯子上去就可以到頂了!

我們選擇回頭,走在路上,我們知道停車場是我們的終點,然後我們就可以在車上吹冷氣了。可是要在一個不成不變的曠野、又幾乎沒有水的路上要不發怨言,真的很辛苦。

其實他們本來都要進迦南了,卻又用人自己的邏輯看事實的困難、忘記神過去一路奇妙的供應,例如十災、過紅海、嗎哪、一直有水喝、雲柱火柱等,然後他們再次忘恩負義、哭哭啼啼的否定神「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這曠野。耶和華為什麼把我們領到那地,使我們倒在刀下呢?(民數記14:2)」其實要跳脫現況、用神的角度看自己的人生,是很重要的人生功課。

因此神說「並且你們中間凡被數點、從二十歲以外、向我發怨言的,必不得進我起誓應許叫你們住的那地(民數記14:29-30)」很可惜,沒有發怨言的只有兩個人,並不是說「大家」都怎麼做、怎麼說就是對的,重點是神怎麼說,並且順不順服神跟身邊的人無關。

最後他們在曠野飄流四十年,神要讓他們知道「我與你們疏遠了」,這實在很令人難過,但是從另個角度來講,即便這是他們自己犯的錯、自己該付的代價,但是神依然照顧他們、養育他們,神說「我領你們在曠野四十年,你們身上的衣服並沒有穿破,腳上的鞋也沒有穿壞。(申29:5)」「你的腳也沒有腫(申8:4 )」如果照著摩西其實也沒進迦南的標準來看,在曠野一事無成的繞行40年卻有神的同在,比硬闖迦南地卻沒有神的同在好多了!


最後,趁著還有時間,去了一趟以色列總理的墓

以色列總理的墓果真是羊出沒的好地方

已經寫好的景點介紹:本古禮安的墓 Ben Gurion Tomb

 


以色列第二個沙發速寫

我們第二個沙發主人是個非常熱情、非常想融入猶太文化的研究生,一個人住在沙漠這樣單調的環境確實不容易,而且從他口中得知,就算知道自己有猶太血液,但是如果不能證明的話,也很難申請成為以色列國民,那就算成功移民過來,如果不會講希伯來文,那就算有再好的學歷和能力,在以色列也混不下去!例如非洲的醫生移民過來後不能執業,就只能掃地。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還要放棄自己所熟悉的、更舒適的生活?我想這就是猶太民族心中的錫安夢吧!他們就是要回到這片土地上,哪怕這個國家似乎沒有辦法提供更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