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禮是施洗約翰發明的禮儀嗎?還是之前的猶太人就有的文化呢?先講猶太人對「潔淨的觀念」。

聖經中洗的觀念

在聖經上,祭司們必須符合儀式上的乾淨才能進會幕服事神。所以從一開始以色列百姓就有「洗=潔淨」的觀念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要用銅做洗濯盆和盆座,以便洗濯。要將盆放在會幕和壇的中間,在盆裡盛水。亞倫和他的兒子要在這盆裡洗手洗腳。他們進會幕,或是就近壇前供職給耶和華獻火祭的時候,必用水洗濯,免得死亡。他們洗手洗腳就免得死亡。這要作亞倫和他後裔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出 30:17-21)
還有
患漏症的人沒有用水涮手,無論摸了誰,誰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利15:11)
也包含了新娘在婚禮前以及女生月經結束後七天要潔淨等等。

猶太的教條

快速複習一下歷史,從所羅門王過世後,以色列分裂為南國猶大和北國以色列,北國被擄去亞述、後來西元前586年南國被擄到巴比倫。南國猶大的人在被擄之地一方面檢討自己為何滅國、另一方面成為更加封閉的族群(因此才會被稱為猶太人),於是在那樣失去國家的背景,有了法利賽人的教派和更多更嚴苛的教條,這些教義都被寫到猶太教條 Mishnah中,裡面有教導為什麼要洗,(就是要達到儀式上的潔淨、把人心的污穢去除掉)以及可以用哪種水洗。其中有六種不同等級的水,從水坑裡的水、直接接到的雨水、儀式用的那種可容納至少300公升的禮池的水、噴泉的水、有流動的水、最後才是最好等級的活水。(註1)
法利賽人只是個教派,指的是能夠謹守這麼多的教條(大概也覺得洋洋得意)的猶太人,常常出現都是跟耶穌有教條上的衝突,例如法利賽人指責耶穌門徒吃飯不洗手、安息日掐麥穗等等。
原來法利賽人和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遺傳,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吃飯…..法利賽人和文士問他說: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用俗手吃飯呢﹖(可7:3, 7:5 )
細節太多就不講了。稍微理解當時的背景之後,我們可以清楚知道法利賽人非常熟悉那些第一聖殿被毀之後才有的教條(古人的遺傳),如果受洗不符合教條的話,他們一定會有意見的。
但是,從施洗約翰一出道,叫大家悔改、受洗,法利賽人就來找他
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就對他們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太3:7)
代表洗禮這件事是符合法利賽人的教條(古人的遺傳)的!不然他們根本不會來找約翰、更別提說是許多人了!
並且同個時期,除了聖經提到的法利賽人、撒都該人,另外還有艾賽尼(Essenes)人的存在,這是另一個很特別的群離居所過分別為聖生活的教派,昆蘭洞穴是他們曾經的大本營,考古人員在他們的社區中發現許多的浸禮池!因為他們在抄寫聖經的時候都必須是潔淨的狀態。

昆蘭洞穴浸禮池遺跡,應該是艾賽尼人(Essenes) 留下的

等於說,洗禮對於當時不管是哪個教派的猶太人都是很平常的事!包含當時的施洗約翰!所以施洗約翰更何況在約旦河的活水為人浸禮是很合宜的,因為那是我剛才所說六個等級中最高級的!
但就算不是活水也是可以浸禮,例如從衣索比亞來的太監也在路邊的水浸禮 (使8):
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個埃提阿伯(即古實,見賽18:1)人,是個有大權的太監,在埃提阿伯女王干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現在回來,在車上坐著,念先知以賽亞的書。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裡,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便問他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他說: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於是請腓利上車,與他同坐。他所念的那段經,說:他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他卑微的時候,人不按公義審判他(原文是他的審判被奪去);誰能述說他的世代,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奪去。太監對腓利說: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是指著自己呢?是指著別人呢?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耶穌。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監說:看哪,這裡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有古卷在此有:腓利說: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於是吩咐車站住,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裡去,腓利就給他施洗。從水裡上來,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太監也不再見他了,就歡歡喜喜的走路。後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傳福音,直到該撒利亞。
施洗約翰在施洗時並不認識耶穌,所以他施洗時的狀態並不是像今日的教會為一個初信者「施洗」,好讓他歸入基督的名下。基本上,在第二聖殿時期的背景下,施洗約翰那時為猶太人施洗的動作並不是一次性的洗禮,而是猶太人需要常常達到儀式上的潔淨,就像一開始提到的利未人和不潔淨的婦女。而今日的猶太人依舊是這樣,在安息日前,比較虔誠的猶太人會去浸禮、達到宗教上的潔淨後再去會堂聚會。
我在耶路撒冷郊區時,曾經去過山中一個小池塘,據說是耶路撒冷留來的泉水,因此當地的猶太人很喜歡來這裡浸禮、作潔淨的工作。我剛好與一個正要去這個小池塘浸禮的猶太人擦身而過,那天是安息日,他正是為了去猶太會堂之前做預備,是的,現代猶太人還是這樣守著教條。
關於洗禮不是體驗過一次就好的經驗我還有一點要補充的,就是約翰自己已經預告了還有下一次的施洗,他說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太3:11)
這對當時愛受洗的猶太人來說,應該是種不錯的預告吧!(約翰:還會有人來施洗唷!別轉台!記得回來!) 但約翰特殊的地方應該是在於他的洗禮強調著「悔改」吧?可能約翰一眼看穿法利賽人的假冒為善,常常浸禮卻更常犯罪,於是罵他們「毒蛇的種類!」(約翰:我不作秀!) 法利賽人很可能過分倚賴儀式,而沒有在乎過果子、沒有與悔改的心相稱的行為。
結論與重點,就是施洗約翰不是施洗的創辦者啦!這是早就有的猶太文化!

(註1) Mishnah的內容 Tractate Mivaoth, Mishnah 1-8
There are six degrees of gatherings of water, each superior to the other.
  • The water of pits… The same rules apply to the water of pits, the water of cisterns, the water of ditches, the water of caverns, the water of rain drippings which have stopped, and mikwehs of less than forty se’ahs: they are all clean during the time of rain; when the rain has stopped those near to a city or to a road are unclean, and those distant remain clean until the majority of people pass [that way].
  • Superior to such [water] is the water of rain drippings which have not stopped.
  • Superior to such [water] is [the water of] the mikveh containing forty se’ahs, for in it persons may immerse themselves and immerse others.
  • Superior again is [the water of] a fountain whose own water is little but has been increased by a greater quantity of drawn water; it is equivalent to the mikveh inasmuch as it may render clean by standing water, and to an [ordinary] fountain in as much as one may immerse in it whatever the quantity of its contents.
  • Superior again are ‘smitten waters’ which can render clean even when flowing.
  • Superior again are ‘living waters’ which serve for the immersion of persons who have a running issue and for the sprinkling of lepers, and are valid for the preparation of the water of pur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