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9是 Raziel Shevah人生的最後一天,他是六個孩子的爸,這年他35歲。他坐在車子裡,卻遭到巴勒斯坦恐怖份子的謀殺,兇手當場跑了。

 

他趕緊打電話給他的妻子,這是與他共同養育六個孩子的愛人,家裏最小的孩子才8個月大,因為他知道他的生命走到盡頭了。

 

這件事的新聞出來,哈馬斯Hamas組織馬上稱讚這個「英雄」行為,還鼓勵要有更多這樣的行為,且說這是因為以色列在阿克薩清真寺、耶路撒冷和西岸地區犯下的罪,所以以色列政府要承擔這種歧視人種和極端的政策的後果。“We welcome the heroic action, that came as a result of Israel’s crimes against our people in the West Bank, Jerusalem and the Al-Aqsa Mosque,” the statement said. “The Israeli government bears the consequences of its racist and extremist policies.”

Fatah在臉書很驕傲的報告成果:40秒的行動、20公尺的距離、開了22槍、成功逃脫、殺死了一個屯墾者。

Fatah的臉書報告成果:40秒的行動、20公尺的距離、開了22槍、成功逃脫、殺死了一個屯墾者

 

也有挺巴勒斯坦的人在推特上說「Raziel Shevah的生命根本不值得換取以色列佔領我們的地

 

這個邏輯基本上就是巴勒斯坦人要合理化對猶太人所有的攻擊行為,包含奪取生命的權力。可是他們的理由是什麼?就是老理由,反正以色列政府佔據了耶路撒冷、其中的阿克薩清真寺就是聖經中的聖殿的所在位置。(其實這範圍不只是外界認為的「屯墾區」)

請大家想一下這個邏輯合理嗎?如果我是房東,我的房客賴帳,我可以殺他嗎?如果高利貸的人交不出錢來,黑社會老大可以殺人抵債嗎?其實這時候應該要有警察出來維護法律,不能讓這種暴力的思想蔓延,特別是為什麼好像受害者是猶太人時,媒體好像就覺得沒有關係,但哪怕受害者是巴勒斯坦人時,媒體就瘋著要塑造出一個民族英雄來。

 

各位對摑以色列士兵巴人少女Ahed Tamimi被以色列控12件罪名的事應該不陌生,或許有人訝異她年紀才17歲為何會需要被逮捕,也或許因為我的解釋各位明白她從小就不斷用肢體和語言挑釁以色列士兵,而這些過程都是由鏡頭外的大人錄製和上傳,簡單的說,這是為了得到同情而設計的畫面,主角就是美麗甜心Ahed Tamimi,整齣戲的目的就是讓只有幾分鐘掃新聞的人能夠討厭以色列,順便說一聲「該死的猶太人」。

連Ahed Tamimi說的話都被記錄在新聞上,她說:「每個人都要盡力,不管是刺殺或是自殺炸彈還是扔石頭,我們要團結起來,讓世界知道我們要解放巴勒斯坦。

解放巴勒斯坦的意思,就是Ahed Tamimi說的,用殺害猶太人的方式。今天在我們眼前有個血淋淋的例子,他不是第一個犧牲的無辜猶太人,這幾年已經有好幾個生命就因為他們是猶太人而成為了攻擊的目標。

 

而且以色列政府總是要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譴責這些恐怖份子行為,但是換到的只是沈默。為什麼殺猶太人這件事是可以被默許的呢?

她就是因為猶太人的身份被殺

 

任何一個支持巴勒斯坦解放運動的人,當你支持Ahed Tamimi支持殺害猶太人的這番論調時,我想問問你要怎麼面對Raziel Shevah六個年幼的孩子?公平而論,Raziel Shevah做了什麼事值得他死,而今天坐在電腦前的你又做了什麼好事值得你活?以色列尊重巴勒斯坦人的生命,所以Ahed Tamimi可以打了士兵巴掌,士兵們並沒有一槍打死她,她只是因為她的行為被抓入到法庭去,她因為是個生命得到了一個公正的平台。

但遭到22槍攻擊的Raziel Shevah有被給予任何機會嗎?

 

支持兇手要殺害Raziel Shevah的動機不只是這種憎恨猶太人的思想,而是實質的好處。如果殺了猶太人,每個月可以得到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發的獎金。每年靠著國際捐款為主要收入的巴勒斯坦,有7%的預算是拿來支付這些兇手和他們的遺孀,總金額超過台幣47億($159,274,500),實際的酬勞還會按照不同的條件來做調整。舉例來說,如果殺害的是拉比或神職人員,那獎金會加碼。如果兇手是以色列阿拉伯人,拿到的酬勞還會加碼。為什麼兇手會刻意要造成傷害?因為如果犯下殺傷力大的攻擊,被判刑坐20-25年的監牢的話,每月的獎金加碼到每月台幣10萬( 10,000 NIS /$2895.90),而且還是終身俸。相反來說如果造成的傷害太小,只會被判坐3-5年的監牢,每月的獎金就是大約台幣1.8萬(2,000 NIS/$579.18)。

圖片來自 Jerusalem Post

 

所以在支持巴勒斯坦慈善機構時,很可能你也是這些「血錢」的贊助者,也是因為這樣英國和挪威近年來抽腿,不想再給巴勒斯坦人錢。或許真的都沒錢了,這些給兇手的「優惠」不存在後,沒有巴勒斯坦人願意殺人拿報酬時,也許操控巴勒斯坦的恐怖組織哈馬斯才會被人民推翻,然後以色列才有可能與這些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地區的人好好溝通、好好共同生活。

 在Raziel Shevah喪命後兩天,或許我們不能為他的家人做什麼,但至少我們可以開始去理解為何以色列政府面對這樣的攻擊的反應就是在撒馬利亞、猶太地蓋更多的屯墾區,凍結向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款項,以及呼籲全球民眾要看清究竟是誰在阻擋和平的真相。
真的,以色列別無選擇,不能怪以色列。

Rabbi Raziel Shevah的下葬 Photo by Miriam Alster/Flash90

希望各位可以更去了解屯墾區背後的真相。

 

相關新聞

http://www.israelnationalnews.com/News/News.aspx/24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