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姆拉(Gamla)是猶太人起義反抗羅馬人但失敗被趕盡殺絕的地方,且有耶穌時期的猶太會堂!那位精準的一世紀史學家約瑟夫其實是個猶太人,在他還沒有去投靠羅馬帝國之前,他是加利利的指揮官,當時他還派兵和工人去蓋迦姆拉的城牆。根據他《猶大戰爭》的書,迦姆拉(Gamla)在西元67年淪陷。一直到約1900年後,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從敘利亞奪回這塊土地,考古人員才找到它。


迦姆拉自然保護區 Gamla Nature Reserve

性質:自然、歷史

開放時間:08:00-17:00 (週五08:00-16:00)

費用:₪29 (學生₪25 小孩₪15)

建議預留時間:至少4小時(若只打算遠眺古迦姆拉和看老鷹,那45分鐘就足夠)

推薦指數:✨✨✨✨✨

其他:

1.四條路線:

A)Daliyot瀑布路線單程2小時(不同停車場)

B)石棚與迦姆拉瀑布路線來回1.5小時

C)秃鹰觀景路線來回0.5小時

D)古迦姆拉路線來回2小時 (下面有詳細介紹)

2.古迦姆拉路線有很多沙番,爬古階梯單程20分鐘,一定要帶足水,因為沒有飲水機


 

我認為這裏可以稱為北方版的馬撒大,值得一來!可惜的是這裏交通不便,背包客除非搭便車不然很難到達。

在事前規劃我得到關於Gamla的資訊並不多,甚至在中文世界中,Gamla冷門到連中文名字翻譯都沒有一個共識!同時也發生以色列國家公園剛好在整修網站的問題,總之我們來了才知道這四條路線,當時我們有4-5個小時的時間,可是我略略感受到我們亞洲人的腿沒有以色列人的好使,所以我是在官方提供的數據上乘上1.5x,等於參觀古老迦姆拉(Ancient Gamla)需要至少3小時時間,而且夏天時規定的是最晚下午2點之前要出發(冬天早一小時)。

春天來的話Daliyot瀑布路線會有遍地野花、我也沒看過石棚、也想看秃鹰,但無論如何我最想看的是古老迦姆拉,於是,因為時間的關係,在必要的取捨之下我們放棄了石棚路線和Daliyot瀑布。下次春天再來一趟吧!

石棚長這樣,是古代人埋葬的一種方法

איור 46. דולמן מטיפוס 7. מחפירות מיכאל פרייקמן


迦姆拉的歷史

迦姆拉可能在西元前2500~3100年前就有人居住,因為發現了716個古老的石棚(dolmen),是史前人的男人墳墓。這個地方約書亞時代(銅器與鐵器時期)屬於基述(Geshur),到了西元前九世紀被納入亞蘭王的領土。以色列南北國亡國被擄後,被擄到波斯的南國猶大國在西元前4-5世紀回歸時,居住在迦姆拉。根據約瑟夫的記載,西元前80-83年的猶太獨立時期,哈斯摩尼(Hasmonean)王亞歷山大“占紐爾”(Alexander Yennai/Alexander Jannaeus)奪回了迦姆拉碉堡。

【羅馬時期】西元前1世紀~西元1世紀

之後羅馬併吞了版圖,龐貝將軍推行政治改革並把迦姆拉城劃給了阿拉伯民族以土利亞人。(即路加福音3:1出現過的以土利亞。) 到了西元前20年凱撒(該撒)又把北戈蘭劃分給大希律。根據約瑟夫的記載,在希律年間有個從迦姆拉城來的猶大帶著撒督該人、法利賽人為自由奮鬥和反亂,且因為他們帶頭的奮銳精神造成猶大民族叛亂,且後來完全被羅馬殲滅的悲劇。這位猶大的兩個兒子被羅馬人殺害,而另個兒子是馬撒大的反叛領袖。

到了西元66年的大起義 (Great revolt)時,迦姆拉也加入對抗羅馬人的行列,因為他們對自己難攻的地勢挺有把握,就算敵人來攻擊也不會失敗。

當時的管理者亞基帕(King Agrippa II)攻打迦姆拉七個月都失敗,於是羅馬派了三個軍團,約1萬6千名士兵,由 Vespasian領導。根據約瑟夫記載,第十五軍團負責紮營、第五軍團防衛、第十軍團填溝。

當時迦姆拉也有從其它村莊過來的居民,約有9000人。一個月後,羅馬人就攻破城牆,但是他們其實是陷入網羅,被倒塌的房子壓死。可是不到幾天,羅馬人又再次攻打迦姆拉,這次他們成功了,許多猶太居民於是選擇跳下懸崖自盡。


【古迦姆拉路線】來回2小時  

古老迦姆拉像是駱駝的山峰,兩旁都是山谷(還是山溝呢?)

其實如果不走去古老迦姆拉應該也沒關係吧?站在觀景台,用相機也可以拍到橄欖油榨、被攻破的城門、猶太會堂和圓塔。

橄欖油榨

圓塔

猶太會堂

迦姆拉懸崖….

但畢竟我太想看古老猶太會堂,所以我們還是往古老迦姆拉前進啦!

一路走下去的步道有許多擷取史學家約瑟夫在《猶大戰爭》對羅馬軍團攻打迦姆拉的描述。對於需要有光明正大理由休息的人,非常合適。一路下山基本上不太困難,只是希望不要走太久,因為回頭就是上坡路啦!

不知道爲什麼,會讓我聯想到馬丘比丘,可能因為都是山裡的古老遺跡吧?

遠方那個湖,就是加利利湖。我們的位置是在加利利湖的東北方。

走到底時,突然看到馬路時很生氣,怎麼會有馬路!有馬路為什麼不讓遊客開車過來?而且旁邊還有園方專用的停車場。

但是突然感覺到岩石間有東西在動…..

 

一瞧,原來是沙番啊!看到牠們在這裡生活得很自在,就不生氣了!我寧願走路過來看沙番,也不要把牠們嚇跑。


這是一家人耶!

在做日光浴的沙番

在這段時間裡,真的就是我們和沙番,沒有其他遊客,而且沙番數量還比我們多!真的很開心!然後我們就繼續走入1900年前的時光隧道。(我們在隱基底也有看到沙番唷)

這是羅馬人的武器—投石器,原理跟彈弓一樣吧!

往村莊的路

迦姆拉的寬度不一,而且是不同的石頭代表不同時代造的。最寬的城牆在猶太會堂那邊,有5.8公尺寬。可是圍牆還是被羅馬人用投石器攻破了。

一進來是住宅區,是用鑿過的石頭蓋的。房間裡還有過去的櫃子。

櫃子

其實以前是兩層樓,從房屋結構可以看出來在約是房間屋頂的高度,牆壁突出來一排石頭作為枕梁,用來支撐二樓搭的木頭地板、蘆葦席和泥土。不知道耶穌以前當木匠的營業項目有沒有包括做木頭地板?


往上走會是什麼呢?

這是第二聖殿時期在西元一世紀的猶太會堂,是目前挖掘到的最古老猶太會堂之一(馬撒大那個也是耶穌時期的)。由於加利利湖就在旁邊,代表耶穌可能也來過這個猶太會堂唷!它的規模是16×20米,比較特殊的是因為地形的關係,它不像其他會堂一樣朝著耶路撒冷。


入口處左手邊的凹槽是用來放聖經(妥拉)的。

右手邊有幾個房間。


中間原有16根柱子是用來支撐屋頂。兩旁玄武石鋪的長板凳是會眾的座位。

會堂的後面,有放洗手盆的間,

和唸書的房間

從後面回頭拍整個會堂,考古人員在這裡發現許多投石器扔的箭頭,代表這裡曾經是戰場。

在入口處前有個浸禮池,規格是4.5×4米。來猶太會堂的人都需要潔淨自己。不過這個樓梯好像沒有分開耶?


往上走有古老村莊的廢墟,約是西元前2500-3100年銅器時期留下的。

我是順時針走,先到橄欖油榨這區

考古人員認為這裏在過去是個豪華建築區與購物中心,

會這樣推測是因為地上發現太多瓦片碎片(照片中紅色的碎片)、

牆壁的結構與一般民宅不同,且有些牆壁甚至還得出過去曾有用來做裝飾的灰泥(stucco)

以及地上鋪的石頭。不過我到這邊有點傻眼,一堆雜草且看不出參觀路線在哪?而且也沒有其他遊客。

橄欖油榨在下面。它是西元1世紀留下的,除了很古老之外,它還非常完整,屋頂的雙拱門都還在。

一個是用來做壓破的油榨工具,另一個是用來做重物壓的。(延伸閱讀:農業工具:橄欖油壓榨工具(橄欖油榨) Oil Press)

攝於迦姆拉

攝於迦姆拉

這裏還有個浸禮池(右手邊被埋住了),因為當時嚴格的猶太教條就規定製作橄欖油的工人需要達到宗教上的潔淨。

這區是磨坊,居然這麼古老的文物就靜靜地被擱在這。

 

往峭壁的路線需要靠一些猜測,因為園方沒有建立新的遊客路線,而且好像故意任憑雜草生長。我們一路上都沒有看到其他人,所以真的是看地圖,感覺像是階梯的石頭,就上去了!

同樣,也不知道遊客到哪裡應該止步,這裏沒有指示也沒有護欄,為什麼這麼相信遊客有保護自己生命的能力呢?我們跨越大石頭朝著邊緣,一直走到不敢再走為止。

前方就是美麗的加利利湖!

根據約瑟夫記載,被羅馬人殺的人有四千,但是自己跳下山崖的有五千。911事件當時從世貿中心跳下來的人至少有103名,我記得我看過視頻時心中的悲憤填膺。所以即便站在今天的迦姆拉,沒有親眼看見墜落而死的猶太人,我依舊能感受到那走投無路的絕望。

而且,若以911事件死的人數約3千人,那麼這樣算起來,迦姆拉整村9千人被殺害則是三倍嚴重的悲劇,更何況當時整個耶路撒冷猶太人口也不過6-8萬。

目測感覺這懸崖的高度並不是很高,但是我相信從這裡摔下去是真的會摔死的!

對面的平原,感覺天空很近很近。

這裏是圓塔,從這裡可以看到之前看到沙番的地方,以及羅馬投石器的位置。

根據約瑟夫記載,就是半夜有三個羅馬士兵悄悄的把五塊最重要的石頭移開。然後猶太人的圓塔就倒了。

一路上野花野草很漂亮,來戈蘭高地之前就被沙發客的鄰居朋友告知「啊!現在戈蘭高地已經變成金黃色了,要是你們早一個月來,會看到遍地的野花!」好吧!下次三月來吧!

結束古迦姆拉的探索,回到觀景台才在很安全的地方看到這個小心懸崖的標誌。這是什麼邏輯呢?


【秃鹰觀景路線】來回0.5小時

這裏另一個重頭戲是站在觀景台看秃鹰 (Griffon Vulture),

「耶和華如此說:「仇敵必如大鷹飛起,展開翅膀攻擊摩押。」(耶48:40)

在聖經裡老鷹代表力量和靈巧。

這個觀景台上的禿鷹是按比例做的標本,可見得如果有禿鷹,我們一定看得到。

可惜不知道是運氣不好還是時間不對,風景雖好,但是我們在下午4點時一隻老鷹都沒看到,有點失望。

最後還有一個西元4-5世紀,屬於拜占庭早期的基督徒村莊Deir Qeruh,村裡有修道院和教堂。有個牆上刻著希臘銘文,意思是「格里戈里厄斯(Grogorius)的神拯救及憐憫貧窮人,阿們!」後來村莊因為阿拉伯人的入侵,在7世紀被棄絕,直到13-14世紀有人居住,以及在20世紀時這裏成為敘利亞村莊。1967年後的六日戰爭,這裏再度被荒廢。

我隨手照了幾張。

 

最後呢,這代的風景真的很好,感覺有點意猶未盡,下次有機會還是想再來走走另外兩個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