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重頭戲是前往耶穌出生的伯利恆(Bethlehem)。之所以把伯利恆排在今天,因為安息日耶路撒冷跟猶太教有關的景點都沒開、也沒有公車。所以基本上,果行程上會碰到星期六(猶太人安息日),那可以安排去巴勒斯坦區的伯利恆。

我2012年時從耶路撒冷搭的巴士是過了隔離牆後就停了。從隔離牆到伯利恆的馬槽廣場距離2公里,公車₪3、計程車₪15-20、走路免費約要40分鐘。想要省錢的話可以一程走路、一乘搭車。但這次我們是自己開車,所以就把車停在以色列和伯利恆之間的隔離牆旁邊一塊空地。以色列租的車不能開入巴勒斯坦區唷!而且我懷疑車子裝有GPS追蹤器。我把車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帶走或是放到前座的箱子,以防萬一。

自駕攻略:開車去伯利恆!隔離牆免費停車場

前進巴勒斯坦區不需要申請簽證、不需要換錢,可是一定要帶護照和藍色那張入境卡,才能進出檢查站。我之前過這個檢查站的印象是人超多,跟從約旦過境過來的感覺很像,跟出國了一樣。但是今天卻很奇怪,居然一個人都沒有(照片被我誤刪了)?我們異常順利的到了另一頭,總算看到零零星星幾個來攬客的司機。但是這條路和印象中門庭若市的場景大相逕庭,居然沒有小販、沒有賣水果的人、沒有購物的路人!

那幾個司機熟練的跟我們說不可能用腳走到馬槽廣場,那裡距離這裡5公里遠,要走2小時。然後拿一張地圖證明他說的話是真的,面對這種過於熱情的阿拉伯生意人,我的戒備心是很高的,我們家的默契也都很好,沒有人說什麼。幸好在伯利恆以色列買的手機SIM卡依舊可以用,我用GPS定位到馬槽廣場,明明只要走半小時!我們堅持決定走過去!

 

但是跟著地圖走我越走越心虛,走著走著就碰到死巷,可是這是GPS帶的路啊!顯然Google認為我們可以翻牆出去,Google不會像那些司機一樣騙我的是吧?(事實證明,不可以太相信Google) 我還在研究Google是不是知道什麼隱藏出口時,來了一個路人問我們想去哪(一定覺得我們很奇怪),然後他告訴我們這裡沒路,因為隔離牆已經擋住所有的路了….

我知道隔離牆擋住路了,但問題是Google叫我走這條路啊。

「最近才隔的嗎?」我問。

「嗯,不是,2003年就蓋了」

?!我真的不懂Google Maps為什麼會搞這種烏龍?!

當我們得到正確的路,又和他聊了一下,他說,其實平常隔離牆那裡會有公車的,但是因為今天是「復活節」,大家都跑光了!然後他一指身後的建築,他說那是他家,他在陽台看到我們好像需要幫忙,所以下來看看。

復活節?為什麼今天(2016年4月30日)是復活節呢?今年基督教的復活節早在3月27日過了,而且復活節都是在星期日不是嗎?他和我們解釋東方基督教會慶祝的是「東正教星期六復活節」(Orthodox Easter Saturday),我猜想可能是根據猶太曆(我前兩天才在只開一半的超市做最後搶購),逾越節的第三天,不過網路資料說東正教是根據現代所使用的公曆(European Gregorian Calendar)的前身儒略曆(Julian Calendar)。所以他們在今天慶祝耶穌復活。我還滿驚訝的,因為基督教的復活節日期在某些歷史事件之後已經不跟猶太曆走了,我不知道還有「東方」教會例如科普特(Coptic)、 敘利亞東正教(Syrian Orthodox)和希臘東正教(Greek Orthodox)有自己的模式。哇!

他說他是希臘東正教徒,因為他媽媽是希臘人。他們家1970年搬來伯利恆住,以前算是滿有錢的,他們要去耶路撒冷很容易。(我想也是,沒錢的話阿拉伯人怎麼追到希臘人做太太?)

但是從2003年隔離牆蓋起來以後他不能去耶路撒冷做生意,他現在靠開民宿和紀念品店勉強過日子,但是沒有人來,生意很難做。(說實在,要不是因為迷路和復活節沒有公車,我們也不會走到他的店呀!)

我們從頭到尾都覺得他是很真誠的在和我們聊天,因為真的,雖然說他沒了生意、沒了自由,但是對於他的不幸遭遇,即便是他隔離牆蓋起之後就申請去耶路撒冷參觀的通行證,但十幾年來他都無理由被拒絕,他的口氣卻並不悲觀或埋怨,他依舊認為神是良善且幫助他的,他並不討厭以色列、他也不生氣他再也不是有錢人,他所想念的只是那座聖城。

「對啊,I haven’t been back since then.」

他的名字叫強尼(Johnny),全名是Johny Anastas,非常希臘的名字。如果想要住在伯利恆,他們家的民宿Anastas Family House 雙人房一晚是₪250含有機早餐。雖然我知道拖著行李去伯利恆很麻煩,我自己可能都不會那樣做,但是如果各位有機會去伯利恆,不妨過去和他見個面吧!他也有開一間小小的(用美金計價)的紀念品店 (官網 |貓頭鷹網站 )

伯利恆強尼,希臘+阿拉伯混血老闆

這是地圖,通常過了以巴檢查關口就會到桃紅色這區,會有巴士或計程車司機,根本不會有人沒事一直直走到強尼家(圈起來的那棟白色房子)

 

現實生活中,隔離牆(藍色那道線)是這樣影響著強尼家(黃色的線圈起來的那棟白色房子)。 為什麼會有這種詭異的隔法呢?因為「拉結的墓」(Rachel’s Tomb) (雅各/又名以色列的愛妻)這個景點對以色列很重要,以色列人希望可以有安全的路線,所以這樣蓋了隔離牆。

我怕大家不懂…… 藍色區域都是以色列,包含了去到「拉結的墓」(Rachel’s Tomb) 的路線,而強尼家就剛好是三面都是隔離牆

 

現實生活長這樣,西邊、東邊和南邊都是隔離牆。他家的地理位置也太糟糕了。被三面牆圍著耶!

 

實際上應該是長這樣的,三面牆,一個房子…..  上帝讓強尼留在巴勒斯坦了….

跟他道別前,我問他用的是什麼香水,因為有氣質的那種阿拉伯人,通常身上都有滿好聞的氣味,他們很注重這塊(去過杜拜或阿拉伯國家的人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我是想說搞不好他店裡就有賣什麼伯利恆的香油,這樣我還可以買禮物送人也不錯,結果他聽了我的問題,愣了一下,跟我回答「Doonhil」。

換我愣了一下,掃過自己的英文字彙,沒有這種花吧?Dandelion?

「Doonhil?」
「Yes, Doonhil.」

啊,我恍然大悟,「Dunhill! Of Course!」


有了正確的概念後,就慢慢走到伯利恆,約花了25分鐘,路上經過Bansky的塗鴉作品

他一共在巴勒斯坦畫了9張,這張最出名。

省了計程車,但走著走著餓了又熱了,這裏越走越像約旦。好處是物價也像,這裏的冰一球₪3、沙威瑪一個₪12,總算是吃得起了!中東沙威瑪看起來超好吃。

 

不過這家店黑了我們,我在菜單上找不到我看得懂的阿拉伯單字(沙威瑪、雞),於是我問他說少錢,他看準我好騙,開價₪15,然後我同意了(事後我精通阿拉伯文的朋友告訴我就是₪12)。而且這家還不可以自己加料!我2012年去過的店都是自己加料耶,這是在碰上友善阿拉伯人之後的反面教育嗎!

說實在我喜歡巴勒斯坦區的物價,但是很奇怪,資源比較匱乏的這一岸物價竟然比以色列便宜!以色列國家政策真的怪怪的。不過巴勒斯坦區的挑戰就是比較容易佔觀光客便宜。

走著走著我們就走回安曼了,喔不,這裏是現代伯利恆,可能不是大家心中的「小小伯利恆」。循著樓梯走上去,今天有更多的驚喜!

 

搭公車去伯利恆:
1.從耶路撒冷舊城區的大馬士革門(Damascus Gate)搭公車231號,上車收費₪9.5(2015),下車地點離馬槽廣場在步行距離內,可用GPS定位走過去。
2.或是搭公車234號,會在隔離牆那下車,再走半小時到馬槽廣場。

相關閱讀:要順便去巴勒斯坦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