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最近的新聞,一對台灣情侶因雪崩而在尼泊爾山區受困的消息,女方在獲救前三天過世,很是遺憾。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了7.9級大地震,至少9千死2萬多人傷。大地震困住了許多登山客,當中有600個人是以色列公民,包含一個叫做Or Assraf的年輕人,以及我的沙發主(註1)。在以色列每個人滿了18歲都要當兵(註2),男生3年、女生2年。所以在以色列,會常常看到穿著士兵制服走來走去的青年,

等到當完兵了,他們都會選擇用1~2年的間隔年去世界各地旅遊。剛好我的沙發主也是利用間隔年去旅遊,在尼泊爾大地震發生時,他人就在震央附近的藍塘(Lantang)山區爬山。

但是他很幸運,他的以色列旅伴中有人帶衛星電話,所以第一時間他們都已經向家人報平安,過了兩天以色列政府就已經派直升機來接他們。對比當時在藍塘山區另一個地方受困的澳洲女生Athena Zelandonii的遭遇(她記錄在臉書上,很巧的是她也有提到如何受到台灣登山客的友善對待,患難見真情啊!),4月25號地震發生後,沒人告訴他們該怎麼辦,他們只能借用以色列人的衛星電話,在一片混亂中幫忙蓋房子、打點滴的也是以色列人。

尼泊爾大地震時以色列登山客照顧病患(圖片來自澳洲女生Athena Zelandonii的臉書)

到了28號天上降下一個救難隊的人,也是個以色列人,他說明天直升機會來大家離開。29號大家搭以色列軍隊的直昇機到了Dunche村,那裡離有車經過的大馬路還有6小時的走路距離,可是澳洲大使館卻叫他們待在那,等尼泊爾軍方去救他們,而不願提供更多協助或照顧。他們不願賠上命在等待,於是他們決定走路回加德滿都…

我的沙發主說:「老實說,這是我一輩子第一次為我是以色列人感恩,他們的政府沒有為他們做什麼,我們卻知道直昇機馬上就會來接我們。」

「他們的政府沒有派直升機嗎?」我好奇的問。

他回答:「沒有,他們是坐我們的直升機把他們帶出山區,可是也只能帶他們到最近的小鎮就要放他們下來,我們卻還可以坐直升機直接回加德滿都….」

「為什麼以色列政府願意花這麼多國家資源去救人呢?」我問。

沙發主的媽媽說當時新聞鬧很大,政府有很大的社會壓力,因為去尼泊爾爬山的以色列人多半是剛服務國家三年、剛退伍的年輕人,每個家庭都有正在當兵的孩子,所以都認為那些被困在尼泊爾山區的孩子就像自己的孩子,大家凝聚的民意就是要立刻把他們帶回到父母身旁。我事後查資料,只有以色列政府在第一時間反應,不惜鉅資派直升機外加260人的搜索和救援隊把這些年輕人帶回來,震後第二天就已在當地山區建好臨時醫院。也為了一個失蹤的青年Or Assraf去動用更多的資源…. 只因為不管是生是死都要把他帶回家鄉,終究在第八天找到了Or Assraf的屍體。

Or Assraf 圖片來自Chabad Info

以色列對於保護自己的民族的程度是非常令人訝異的,以前看過一則新聞,關於2002年耶路撒冷發生的自殺炸彈攻擊事件,居然有兩位中國人被潑及!以色列政府聯絡了中國政府,並且準備處理善後對家屬的賠償等。中國大使館一開始積極配合,但查出這兩人是非法滯留以色列之後,居然是中國大使館決定既然是非法停留在以色列,那政府便可以不為這兩人負責。但是以色列政府重視死者到一種地步,竟然特別把屍體運回中國,且按著以色列法律對以色列公民因恐怖攻擊而罹難應得的賠償,正式向中國兩位勞工的家屬做了賠償的動作。根據這位教授的文章「真實的以色列,令人震驚!」,家屬分別得到了70萬美金的賠償。

還有2011年,以色列接受哈馬斯的要求,用1027年巴勒斯坦囚犯去換回1條以色列青年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的命。

我覺得這代表什麼意思?代表整個社會是珍惜生命、珍惜這個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國家。


【倒下的勇士紀念日】

從1963年起,以色列每年在慶祝獨立日之前的一天,都會先紀念陣亡將士(the fallens),在希伯來文裡面稱作Yom Hazikaron。陣亡將士主要包括建國時喪失性命的勇士,以及從建國至今為國捐軀的以色列士兵, IDF、還有安全人員、情報人員Mossad等。

IDF士兵聚集在Mt.Herzl國家墓園( (Photo: IDF Spokesman))

到目前為止喪失了23544人。在以色列的每個社區內,為了默哀,在晚上8點會聽到持續1分鐘的警鈴,且每個社區都會舉辦紀念活動。隔天早上11點,警鈴又會響起一次,這次會持續2分鐘,所有人都會停下手上的工作,默哀。

在那晚,我們跟著沙發主去參加社區舉辦的紀念活動。家裡兩個兒子為了表示尊重,自發性的穿著挺隆重的正式服裝。社區的人不多,但我想至少一半的人到了。我們在類似露天公園的地方坐下來,前面的舞台簡單用四張旗幟佈置作背景,還有簡單的音響設備、螢幕等。我們去的時候以色列的國旗是高高升起的。全體肅立後,在喇叭聲中國旗被降半旗,

緊接著是一分鐘的警鈴。我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警鈴的最後一聲後,又從鄰近村莊隨傳來的最後一秒警鈴聲。全以色列的社區都正在舉行同樣的紀念儀式。

台上先是唸了從聖經來的禱告詞,有組年輕孩子上來念紀念詞,

接著兩個女孩唱了很難過的歌,

猶太拉比為大眾做了禱告,

接下來在螢幕上放了影片,出現了墳墓的照片和「呂便|1957 -1977」還有一個男孩的照片。他不是什麼名人,他是曾經活在這個村莊,因為戰爭而死的以色列人。同時有個老先生從我們面前經過,他是呂便的弟弟,他走到台前點上蠟燭,蠟燭箱上希伯來文寫著「紀念」。 台上的主持人說著呂便的英勇事蹟,他是在贖罪日時在黑門山上打敵人時去世,當時20歲。

下一位是「約瑟|1962 -1982」,一位大叔走到台前點蠟燭,約瑟在黎巴嫩的推羅去世,當時20歲。

再來是「托莫|1977 -1997」,他在軍事演練時,兩個以色列的戰鬥機相撞,雙方都死掉了。

最後一位也是一個叫約瑟的青年。我這才發現舞台上的四張旗幟就是這四個青年的名字,那是做給他們的旗幟,就像美國高中畢業時會有特地做給畢業生的旗幟。這裡有四張旗幟,就是因為從以前到現在這個村莊就損失了四位青年,每個村莊都不一樣。

接著這四位家屬到蠟燭旁念禱告詞,會眾回應「阿們」 。

再來點起了像奧運的那種火柱,紀念了每場和以色列有關的戰爭。先是紀念1950年代和埃及在蘇伊士運河打仗時喪失的士兵,小孩上台念了紀念詞,再來是紀念1960年代的六日戰爭… 以色列真的發生過不少戰爭,幾乎是每十年就要打一次

拉比又上台用吟唱的方式唸了詩篇,據說是大衛寫給約拿單的話。

兩個女孩又上台唱了比較輕快的歌,

最後則是用以色列的國歌「希望」(Hatikva)做為結束,居民都輕聲唱了這首歌。

以色列這樣全國性的追思紀念讓我印象深刻,大家都來了,因為戰場上失去的同袍曾是村里熟悉的面孔,而那四位青年,突然之間因為沙發衝浪和我們產生了關聯。場上的氣氛也讓我們和全以色列一起感傷起來,彷彿以色列失去的就是我們失去的朋友。

我和我的沙發主說:「我覺得這種活動很有意義,人們需要在一起紀念戰死的青年。」

沙發主反問我:「台灣沒有類似這樣的節日嗎?」我頓時想不起來,我轉頭問我爸,他也想不起來。

在這方面,我和以色列很有共鳴。「紀念就是活著」不是嗎?

 

(註1)我的沙發主不認識Or Assraf,但是他的長官認識他。關於Or Assraf的事件,可以看商周這篇文章「為了找尋在尼泊爾地震失蹤的年輕人,出動4支隊伍地毯搜索…」以色列是這樣對待國民,台灣呢? 

(註2)正統派猶太人、德魯茲人、貝都音人、阿拉伯人等不需當兵

 


延伸閱讀

什麼是「大屠殺紀念日」、「陣亡將士紀念日 Yom Hazikaron」、「獨立紀念日 Yom Ha’atzmaut」?


 

近代歷史中與以色列有關的戰爭

中東戰爭(商周影片,如有侵權可移除)

1948年 第一次中東戰爭:第一場阿拉伯人與猶太人的戰爭。8對1 (巴勒斯坦、敘利亞、約旦、埃及、伊拉克、葉門、沙烏地、黎巴嫩對抗以色列)

1956年 第二次中東戰爭:蘇伊士運河戰爭,1對3(埃及對英、法、以)

1967年 第三次中東戰爭:六日戰爭。4對1 (敘利亞、約旦、埃及、伊拉克對抗以色列) 美國支持以色列、蘇聯支持另一方。

1973年 第四次中東戰爭:贖罪日戰爭。2對1 (敘利亞、埃及對抗以色列)

1982年 第五次中東戰爭:黎巴嫩戰爭:2對1 (敘利亞、巴勒斯坦對抗以色列)

1987年 巴勒斯坦大起義

2000年 阿克薩群眾起義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

2006年 以黎衝突第二次黎巴嫩戰爭

2008年 加沙戰爭

細節:

http://www.bbc.com/news/world-middle-east-29123668

http://israelipalestinian.procon.org/view.timeline.php?timelineID=000031


相關文章:

 http://israelmega.com/pesach-in-jerusalem/   

http://israelmega.com/rosh-hashanah/ http://israelmega.com/yom-kipp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