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規劃瑞士旅遊時我找不到什麼比較經典與瑞士猶太人有關的景點。

說也奇怪,1897年赫茲爾辦的全球猶太人錫安大會就是選在瑞士的巴塞爾(Basel)舉辦,但那裡現在只有一個評價非常低又只有德文告示牌的一個小小猶太博物館(Jüdisches Museum der Schweiz)、去了據說會後悔(等我讀者多一點時再去好了,哈哈)。愛因斯坦是猶太人,在他上學的伯恩,除了他的故居,也沒有什麼針對猶太文化或大屠殺的厲害的景點…..  我也找不到猶太會堂,但明明瑞士離德國、奧地利和義大利和法國都連在一起,為什麼瑞士會沒有猶太人的景點,難道沒有猶太人嗎?但我去以色列玩的時候,我的沙發主就是來自瑞士的猶太人,他也都還有家人在瑞士呀…. 總之我很納悶。

巴塞爾一角

 

在Spiez這個漂亮的湖邊小鎮,我不小心走到墓園,

 

在這些乾淨又充滿設計感的墓碑中,我看到一個特別樸素的金燈台造型猶太墓碑就這樣靜靜的放在這,上面也沒有任何名字。我在想,會不會這個人到去世才開始表明自己的猶太根?

 

我在英文部落格看到一個猶太媽媽覺得瑞士雖然相當友善,但要在瑞士做猶太人卻非常困難。例如週六是安息日,她讓孩子跟家人去會堂,但學校老師卻說強迫孩子信教不好,而且週六是大家練足球的日子,孩子若沒參加到練習會造成與同儕相處上與人格發展上的問題等等,講得非常嚴肅。

2017年是錫安大會120週年,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想在瑞士的巴塞爾辦紀念大會,但在已同意的日子前2個半月,瑞士政府卻突然說準備時間不夠,只能延期。明明一起慶祝這段歷史是份榮幸,但瑞士卻給了以色列吃了軟釘子,就算在安保的開銷上兩國還沒達到共識(納坦雅胡本來想親自參加),但應該只是瑞方不夠積極所找出來的一個理由。

瑞士曾基於「基於人權」的關係去幫助遭受到迫害的猶太人,但不是基於對這民族或其宗教特殊性的認同,那些住在瑞士的猶太人,不管背景是如何,就該去掉猶太色彩,好好做個瑞士公民,不斷強調共同點,以瑞士人自居(頂多分出德語區、法文區和義語區)。

但反向來說就不歡迎移民多元背景所產生出的差異性,例如民族文化和宗教,並且基於人權,許多人也支持巴勒斯坦、做出反對以色列和猶太人的行動。

攝於少女峰山腳,大家乖乖的,不要太擠

 

來看一下猶太人在瑞士的歷史吧!

過去歷史—(1)早期移民

最早猶太人也是在羅馬時期就開始定居於今日瑞士的境內,甚至比舊瑞士邦聯成立前就存在。在奧古斯塔·勞里卡(Augusta Raurica)的古羅馬遺跡中發現帶有金燈台的戒指就是猶太人自上日耳曼尼亞(Germania Superior)就存在的證明。

圖片來自neuland-mag.net

 

過去歷史—(2)居民對猶太人的態度

也跟其他歐洲地區一樣,猶太人遭到逼迫。1249年蘇黎世的猶太人遭到大屠殺、1294年住在伯恩的猶太人被控告殺害基督徒小男孩,於是被居民謀殺或驅離。一直到18世紀,猶太人只被允許住倫瑙(Lengnau)與恩丁根(Oberendingen)這兩個村莊,全部的猶太人口加起來也不過553人。這段歷史被記錄在Johann Caspar Ulrich的書裡。

猶太墓園,圖片來自Edition-Originale.com

 

過去歷史—(3)拿破崙、赫爾維蒂共和國與突破

1798年拿破崙佔領舊瑞士邦聯並成立赫爾維蒂共和國,新的政府曾努力想解放猶太人,可惜只是導致瑞士群眾在1802年去鬧猶太人和搶他們的財產(Zwetschgenkrieg),於是拿破崙隔年颁布的《調停法令》中就限制猶太人的權益。1848年的《瑞士聯邦憲法》仍限制猶太人不擁有自由居住權,但這時期也是歐洲其他地區猶太人獲得平等權的階段,1874年的增訂版這項限制被解除之後,猶太人開始享有居住、旅遊和信仰自由權。他們離開當初的兩個村莊到其他地方發展,也有其他地區的猶太人搬來瑞士,到了1920年,猶太人口已增長到21,000人,佔了當時的人口0.4%。

1897年赫茲爾選了瑞士巴塞爾的市立賭場(Municipal Casino)辦錫安大會,全球26個國家的猶太代表都出席了。猶太人都知道他這句名言「在巴塞爾,我成立了猶太國。(At Basel, I founded the Jewish state. )」

圖片來自Edition-Originale.com

 

過去歷史—(4)大屠殺時的角色

瑞士是政治中立國,雖然提供暫時的政治庇護給逃到瑞士的2.5萬名猶太人,但瑞士也同樣在邊境擋掉了約2萬-2.5萬名更多的猶太難民。瑞士居民認為太多難民會造成食物短缺,但這數字也只是比總人口多了0.6%的負擔,尤其瑞士知道德國不會把他們送到工作營、而是要有系統地謀殺這些人卻還是拒絕了這些難民。

即便布達佩斯的瑞士外交官Carl Lutz(註1)超越了瑞士中立的立場,已經奮力發放生命簽證(Schutzbriefe)給6.2萬匈牙利猶太人,但這些人沒有全都得到瑞士政府的幫助,就連Carl Lutz也是到過世後20年瑞士政府才正式肯定他的人道行為。

圖片來自https://dafilms.com

 

瑞士政府在1995年3月8日正式道歉,因為他們在1938年說服了德國納粹在猶太人的護照上蓋”J”的點子,當初的目的是想方便管理,但其實是瑞士不想要猶太難民,可是又不想講得那麼明白,所以把這餿主意給了德國,害得許多想離開德國的猶太人護照被蓋了”J”以後,最後沒逃出去,死在集中營。

圖片來自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今日的猶太人生活景況

瑞士有歐洲第十大的猶太族群,目前約有1.8-2萬猶太人,主要住在城市裡,6800位住在蘇黎世、4400位住在日內瓦、2600住在巴塞爾,約有六成猶太人住在德語區,另外3.5成住在法語區。目前有39間猶太會堂,教派分為傳統、極端正統、改革、保守和塞法迪(Sephardi),目前在瑞士共有9間猶太學校。

最多猶太人口的蘇黎世

 

其實瑞士在經過了將近100年後,現今人口跟1920年時就有的2.1萬人沒有什麼差別,中間不是還有接收猶太難民嗎?1948年以色列成立後,只有3220名移民到以色列。那這些難民呢?可能戰後都回到自己的地方,現在的瑞士猶太人應該就是二戰前就住在瑞士,正常的生老病死,沒有特殊增長、也沒有萎縮,跟以前都一樣。

還是Spiez

 

瑞士在開始檢視自己在大屠殺時的責任並作相關賠償後,導致這國家更多人反猶。在2014年的調查,有1/4的瑞士人直接表示反猶,若單看比例的話瑞士是全歐洲最反猶的國家。那年以色列和加薩走廊的衝突,就直接導致當年瑞士猶太人被攻擊的事件多了一倍。我的感覺就像是難民人數超過2萬瑞士就會拒絕他們、或是戰爭結束就讓猶太人離開,這個美麗國家猶太人和所有外來人的友善空間很受侷限。其實1999年瑞士聯邦的總統Ruth Dreifuss其實是瑞士猶太人,但是她沒有做什麼特殊的事,可能就是因為瑞士有部分的人口的反猶心態很難被改變,也可能是這樣總有個人的奇葩事件從這樣美好的國度傳出。

瑞士真的太美

 

舉例來說,2017年有間瑞士的飯店居然貼出針對來旅遊的猶太人一份英文告示說「猶太人必須淋浴後才可以進游泳池」,這不僅是污辱整個民族,還忘記了猶太人就是在毒氣室「淋浴(shower)」而被謀殺的歷史!這飯店不是猶太人開的,但一定平常都有接待猶太團體,畢竟猶太人也是很群居的民族,大家推薦來哪家飯店就會去哪間。那在這種情況下飯店管理者魯莽的使用這個詞而且還針對猶太人提出這種告示,實在很傷人而且顯示出對民族傷害的輕視。

圖片來自The Times of Israel

 

再舉例,瑞士綠黨(Green Party)代表Jonas Frick在國會居然拿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猶太人跟被送到工廠的豬做比較!他事後道歉說這比喻太天真,但不管他當時要爭的是什麼論點,怎麼能隨便就提到集中營的猶太人?怎麼能把猶太人跟豬放在同個句子?這種人怎麼能代表人民發言?太扯,但我覺得這就是根深蒂固的反猶心態,不小心露出來的例子,所以要是連潛在意識裡反猶的瑞士人也算進來就不止1/4了!

另外還有兩件事情會讓瑞士猶太人對政府不太滿意,一件事是納粹金條(nazi gold)存在瑞士銀行,有些猶太團體指控瑞士銀行裡面有大屠殺受害者的財產、甚至是從罹難者身上拔下來的金牙(註2)。這還沒有處理完,而第二件是瑞士政府用納稅人的金錢支持以色列的’Breaking the Silence’團體,讓這團體的人可以說出以色列國防軍IDF的「真相」,主要就是對巴勒斯坦的殘忍行為,但這團體爭議性很大,以色列人很多都不支持這個團體了,怎麼瑞士還來支持。

愛因斯坦住很久的伯恩

 

結論是什麼呢?我下次應該再去博物館看看,才能更知道瑞士猶太人的感受,但從以上的歷史和例子,可以感受到瑞士政府不太想要與猶太人或是以色列政府有什麼關聯。

 

(註1)Carl Lutz為什麼要救猶太人?在1942年之前他在巴勒斯坦做外交官,所以他是一直想幫助猶太人移民的人。那他為什麼能救到這麼多人?他跟納粹談條件,就說只發8000張生命簽證給猶太人移民到巴勒斯坦,但他很聰明地利用瑞士公民的家屬也受到瑞士政府保護的伎倆,救了8000個家庭,所以是6.2萬人。拿這簽證的意義在於至少可以離開納粹統治到國外去。1965年他被以色列給予國際義人的榮譽,並且他三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現在以色列海法還有條Carl Lutz街就是以他命名。

當時在布達佩斯有76間瑞士給瑞士猶太人的庇護所,在Walking with Enemy這部片子裡也有演到關於他救猶太人並保護他們。

http://swissemb.org/news/archive/swiss-diplomat-saved-62000-hungarian-jews/

https://www.eda.admin.ch/countries/hungary/en/home/switzerland-and/carl-lutz.html

(註2) http://www.nytimes.com/1996/12/14/world/swiss-acknowledge-profiting-from-nazi-gold.html?mcubz=1


出名的瑞士猶太人

1.瑞士聯邦的總統Ruth Dreifuss

2.愛因斯坦 Einstein 16歲起就住在瑞士,他畢業於蘇黎世大學,22歲獲得瑞士國籍,一直到死都仍保有瑞士籍。

愛因斯坦住很久的伯恩


瑞士猶太人口變化

二戰前(1921):2.1萬

大屠殺死亡人數: 應該沒有

大屠殺後人數(1950): 1.9萬(90%)

今日猶太人口(2010): 2.1萬(+110%) => 自然增長、無變化

愛因斯坦住很久的伯恩


關於瑞士對猶太人的態度,我個人的評估:

歷史上反猶程度:2

大屠殺參與度:1 (能力範圍內救了很多猶太人、但給了德國不好的貢獻)

勇敢認錯度:4 (有錯還是會認)

現今社會友善程度:5 (表面上對誰都友善)

 

參考資料

http://www.worldjewishcongress.org/en/about/communities/ch

http://history-switzerland.geschichte-schweiz.ch/holocaust-jewish-refugees-switzerland.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the_Jews_in_Switzerland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isemitism_in_Switzerland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basel-event-to-mark-120-years-since-herzls-first-zionist-congress-scrapp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