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zinok算是個漂亮的小鎮,從10世紀一直到1918年,她其實屬於匈牙利的一部分。甚至曾經是匈牙利帝國最富裕的小鎮之一。

 

Pezinok在1208年只是個採礦者的定居點,直到16世紀初因為德國殖民而成了小鎮。

 

這裡位於喀爾巴阡的山腳,適合種葡萄與產酒。Pezinok葡萄酒的好品質,從17世紀起就聞名匈牙利。

 

1647年費迪南德二世(Ferdinand II)宣布Pezinok為有特權的皇家小鎮(free royal town),這是建於17世紀的市政廳,不過1832年發生大火所以翻新。

 

一直到18世紀小鎮都因為產酒成為匈牙利最富裕的小鎮之一。(鎮上還有個葡萄酒博物館可參觀,成人票4歐。)

 

1918年後小鎮屬於捷克斯洛伐克的一部分,這裡距離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不過也才20分鐘開車的距離,雖然特色不夠吸引外國觀光客刻意前往,但仍有不少本國人來這的餐廳吃飯、喝酒莊自己釀的酒。

 

斯洛伐克使用歐元,物價便宜,廣場中央的麵包店的價格合理又便宜。

 

憑良心講,若不刻意提起它的歷史,可能大家也不會知道過去發生的殘忍歷史。

 

但歷史也不會一筆勾消的,有一天我查到「血的控告」(Blood Libel) 這個詞,跳出來的就是關於Pezinok小鎮裡猶太人的悲慘歷史。

「血的控告」(Blood Libel) (註1),其實是中古世紀的歐洲人對猶太人進行殺害的一種控訴手段,當時基督徒相信猶太人舉行的奇怪宗教儀式中,像是在逾越節烤的無酵餅會需要基督徒家庭中孩童的血,於是只要家裡孩子病了、死了或失蹤了,就能任意指控猶太人偷了他們的孩子,並允以處罰。

 

1450年猶太人被容許住在今日的斯洛伐克Pezinok這個小鎮,1529年發生了一件駭人的事,根據「血的控告」,憑著純粹只是因為某個孩子流血而死的罪名,居民將村裡三十個猶太男人、婦女和孩子燒死,只有10歲以下的孩童可以不被燒死,但被強迫改信基督教。事後證明,指控者Franz Wolf of Poesing 伯爵因為欠了猶太人很多債,所以想了這種「正當」方式將他們害死,根本沒有孩子流血死掉,而是偷偷被送到維也納。可想而知,在中古世紀一個「血的控告」有多可怕!

這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那簡直是無知加上迷信,就跟非洲相信吃白子(基因突變擁有白皮膚的非洲人)會帶來好運一樣。

1540年有個新教宗教改革領袖奥西安德.安德烈亞斯 (Andreas Osiander)居然公開寫書來否認Pezinok小鎮血的控告的這段歷史,雖然當時有一個叫埃克(Johann Eck)的人反駁了他,但埃克的份量不夠,後來馬丁路德反駁埃克、支持奥西安德,所以從這樣的態度,我認為不讓猶太人對基督教產生敵意,很難。

血的控告事件結束後,猶太人被趕離Pezinok村莊,且嚴禁在村內過夜。屬於他們的猶太會堂被拆除。但在反猶的聲浪中,1609年一個叫做Palffy的伯爵家庭卻讓猶太人回到Pezinok,且住在一塊在郊區的地上Cajla,而且可以蓋會堂。但除了Palffy家的土地之外,猶太人仍不能在其他地方居住或過夜。

這是13-14世紀小鎮伯爵的城堡,城堡周圍的英式花園是1884年的伯爵Francis Pálffy蓋的,就是那戶家人的名字。

 

同段時期,富裕起來的小鎮也蓋了很多新的教堂。

這是最古老的教堂,13世紀就有的童貞女馬利亞主教堂(Virgin Mary Parish Church),這應該是在原址上在14世紀初新蓋的天主教堂。

 

這是1655-1659年新教徒蓋的教堂,叫做下教堂(lower church),但1674年在Ostrihom大主教下令之後就轉給天主教。

 

這間是1719年蓋的教堂和修道院,Capuchin church and Cloister。

 

這間是1783年路德會蓋的教堂(Lutheran church),鐘樓是1857-1860年蓋的。

 

一直到約瑟夫二世的容忍條例以及1843年猶太社群壯大後,禁例才換成讓猶太人付「忍受稅」(tolerance tax)。1857年這裡猶太人口曾多到540人,1874年蓋了猶太會堂,用的材料可能是過去的舊城牆。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捷克斯洛伐克從本來的奧匈帝國的領土,首次獨立出來,猶太人情況有所改變,在1921年的人口普查中,捷克斯洛伐克有13萬個猶太人自認為隸屬於猶太教、另有其他7萬認為自己血統上算是猶太人。當時曾經有165個正統派會堂以及52個改革派會堂,是整個地區錫安主義與猶太人活動的重心。

Pezinok小鎮的猶太社群也在這段時期興旺起來。

但為什麼這個小鎮不再有猶太人?

與希特勒要好的蒂索神父,代表羅馬天主教的右翼政黨斯洛伐克人民黨,在1939年宣布斯洛伐克共和國(Slovak  Republic)獨立,德國SS和赫林卡衛隊逼迫猶太人,包含Pezinok小鎮的猶太人不管在家還是路上都受到攻擊,且被逼著摧毀會堂以及聖經,並且沒收他們的財產、分配給其他居民。

小鎮的175名猶太人被送入奥斯威辛集中營,二戰結束後,約有45人從集中營回來,大部分都在以色列還沒建國就移民到英國託管的「巴勒斯坦」。

為什麼大屠殺倖存者選擇離開這個他們從1450年就開始住的家,將近500年的歷史為什麼就這樣放棄?

在找問題的答案時,其實應該問「為什麼小鎮上會完全沒有猶太人曾住過這的跡象」?

有一個村民也不知道是為了大火還是瘟疫而建的馬利亞之柱,只知道大約是1749年建的,但卻沒有任何紀念血的控告的受害者或是大屠殺的倖存者。

 

有紀念1944年喪命的斯洛伐克青年,但我在路上卻看不到任關於猶太人的歷史,對我來說,這只是很誠實的反映居民對猶太人的排斥,可說是早就根深蒂固在許多人心中,一代傳著一代。

 

斯洛伐克跟其他國家不一樣,在二戰時他付錢給德國來為他們處理這幾百年無法解決的「猶太問題」,也許斯洛伐克受夠了歷史的循環,受夠了生活中總是有猶太人,於是斯洛伐克不僅是幫凶,還當了實際的贊助者,付了代價讓自己國家的猶太人永遠不要活著回來。如今只能說是,如他們所願了吧?

 

 

歡迎來到Pezinok,一個不再有猶太人的小鎮。

 

 

身為一個基督徒,我感到很愧疚。我沒有要抹黑哪個國家的歷史,只是如果剝奪了猶太人的財產、家人、尊嚴、生命,那應該好好彌補別人,而不是忘記。但如果內容有偏頗的部分,歡迎斯洛伐克人來回應,對我來說,我想講的是普遍基督教國家對猶太人的態度,因為歐洲有太多像是Pezinok的小鎮(歐洲以外的國家,我還不知道),Pezinok不過只是眾多例子中的一個歐洲縮影罷了。

 

(註1)血的控告(Blood Libel)起源:

•西元前四世紀極有影響力的希臘科學家與哲學家「德謨克利特」(Democritus)是最開始散播關於猶太人獻人祭的謠言,他說「每七年猶太人都會抓走一個人,將他帶入耶路撒冷的聖殿中,獻祭後分屍。」

•從一世紀史記約瑟夫的著作「駁斥阿比安」(Against Apion)也可知道這位希臘羅馬時代的埃及人阿比安說猶太人把希臘人抓去耶路撒冷的聖殿,關在那裡將他們養胖,獻活人祭後再吃他們的肉。

•到了五世紀,撰寫《教會史》的索克拉蒂斯(Socrates of Constantinople)說他曾看到一群喝醉的猶太青年把基督教孩子釘十字架。

 

停車資訊

GPS設到「Lalia Ristorante」,停車費超便宜,90分鐘才0.5歐!記得停車票要放在車內擋風玻璃之下

 

參考資料

http://www.pezinok.sk/

http://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pezin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