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好像我眼睛的鱗片掉了,馬上認出這個人是兩天前在亭納公園參觀會幕的太太,和他的兒子和先生(當時只有我們兩組客人,應該很好認)!我們的反應是「哇!怎麼這麼巧!」因為有那麼多可以拍死海的地方,而拍照又只是1分鐘的事,我們卻在這個地點、這個時間點再度相遇。

其實這跟我們那天不小心先開到遊客中心,就乾脆參加11:30的會幕導覽一樣,這都是在計畫外的。如果隱基底的公共海灘沒有在整修,那我們不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在路邊,而如果我爸沒有停車,也不會有這段相遇。

她非常熱情地向我們介紹他們的背景:「我們今天要回加利利湖去,這三天下來南部玩,因為難得逾越節有放假。明天我們還要聚會,後天我兒子就開學了!」

我才問她:「你們是基督徒嗎?」

「我先生是牧師,他是阿拉伯人。」我完全是被震驚到,因為這不可能僅是個「巧遇」。我沒想到會在路邊碰到以色列有阿拉伯人,不僅是基督徒、而且還是牧師,我當時真的直覺他們是基督徒而已。

「師母」非常愉快的邀請我們到她在加利利湖的家坐坐、吃個午餐,我的反應是「這個機會也太好了吧!」因為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會去加利利湖,代表我們真的可以計畫去她家耶!這是我在以色列很特別的一個回憶,真的,特別是對我這種事事都要模擬幾次、勤於規劃的人,這個經驗讓我深深的產生對神的敬畏。神真的什麼都知道耶!

我們互相留了電話和加了whatsapp,不過當時我也不確定有沒有機會到她家,畢竟就連在台灣要在一週內騰出時間來見面、吃飯也不是那麼容易呀!

不過一週後,我們真的到了他們在加利利湖約一小時遠的小鎮,這個地方連猶太人都沒聽過,在以色列,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不會住在同個地方,所以即便是同個國家,卻像是不同的世界。

到了她的小鎮,好像走過一扇任意門,從以色列國土走進了阿拉伯世界!小鎮的感覺跟約旦的安曼好像,尤其跟著GPS的路線,居然有個抖得很不合邏輯的上坡,跟安曼一樣。我們租車的馬力那麼弱一定上不去,要是車子壞了也太難堪,只好摸摸鼻子換條路囉!她的家就在上坡,我們抵達的時間剛好是放學時間,有許多男學生走在路上。

我們這種少見的東方面孔在這個村子裡,多少有點不自在耶?有學生看到我們就喊:「chin chung!」真是沒禮貌,不過這點也像約旦。

沒等多久,就看到一個咖啡色頭髮的外國人出來接我們,就是那個阿拉伯牧師的德國太太,這是第三次見面,只不過在阿拉伯村更顯得她的與眾不同。她帶我們走進巷子內的家,這個家是她先生的祖產,一樓一半是她婆婆家、另一半是她家,二樓則改裝成可出租的客房。進入看似簡單的鐵門,映入眼簾的是個整理整齊的花園,非常寧靜優雅,還有外國人喜歡的鞦韆椅以及可愛的裝飾品,完全沒有什麼阿拉伯人的味道。屋內光線敞亮、裝潢得非常溫馨,坪數也不小。

「妳的家好漂亮呀!」我們不禁讚嘆,而她幾乎只要開口提的都是神的恩典:「這房子本來不是這樣,可是剛好我爸把遺產給我,就是我們裝潢所需要的費用,之後我爸就去世了。」她的房子看起來很新,但她說的這個故事其實也是快20年前的事了。

雖然是她說要請我們吃午餐,可是她卻約在下午2點,於是我媽推理她可能不是正餐、而是簡單的茶和糕點,因為如果真的要吃午餐,應該不會約這麼晚吧?為了避免不禮貌,我媽在12點已經事先把我們餵了8分飽,這樣我們就可以優雅的交談。結果沒料到…. 原來她嫁到阿拉伯牧師家20年,已經是用阿拉伯人的思考方式。我們本來很擔心跟德國人約吃飯絕對不能遲到,結果這天牧師臨時去耶路撒冷參加節目製作,兒子放學還沒到家,整個屋子其實只有她一個人。

「你們餓嗎?如果餓的話我們可以先吃。」她邀請著,可是我們並不介意等晚一點,我媽問:「他平常都幾點回來?」

她看著牆壁上的鐘說:「他應該1點多就回來,但可能是因為老師突然補課,所以晚了。」

(待續)

*這篇文章也收錄在「以色列的七張沙發—走進猶太家庭的34個故事」的附錄中,為額外的11個以色列故事之一~

-喜歡這故事嗎?還有更多故事收錄在【以色列的七張沙發—走進猶太家庭的34個故事】-

Google Play 電子書開放購買囉!
以色列美角的第一本電子書以色列的七張沙發—走進猶太家庭的34個故事」可以在Google Play 圖書中買到唷! 網址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pfNADwAAQBA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