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墓教堂入門處的梯子以及至今聖墓教堂的鑰匙需要由伊斯蘭教徒來保管,提醒我們教派之間的爭執到今天都還沒結束。

在聖墓教堂內就有6個不同教派的基督徒,當然之間會有衝突,例如只是為了復活節打掃地板,亞美尼雅教教派和希臘東正教派就可以為誰可以掃多少而拿起掃把打架(Youtube連結)。或是為了哪個教派是不是可以舉行某些儀式,也要打架(Youtube連結按這)。

求神可以賜下合一的心、使教會能成為基督一個身體,在世界上作光作鹽。

在這紀念耶穌受難的地方,教堂屋簷底下充滿了東正教和天主教儀文,對一般少接觸到宗教改革前的基督教的人就是百分之百的衝擊(不知道對於天主教徒會不會少一些)。我看見傳統和儀文,我沒有看到喜樂。我想分享一個小故事,我們站在聖墓旁,當時排隊的人非常多,然後靠在圓柱那坐了一個戴旅行團發的黃帽子、有點上年紀的遊客,他可能是印度人、也可能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我不確定。他坐在那,手裡握著他的拐杖,忽然之間有股騷動,許多警衛開始清場,然後有個警衛在張羅鐵柵欄時沒有注意到那人正靠著鐵柵欄,抽了就走,把那人嚇的差點要摔倒。你說他為什麼不知道周遭發生的事呢?也許他在默想呀,這是聖地呀。甚至,也許他在休息,然後他根本沒想到會有人這麼不禮貌吧!我媽說後來那人有生氣得爭論,但是語言不通沒辦法表達自己的委屈。

對於管理人員不重視朝聖者帶著肅穆又仰慕的心情,我覺得很受傷。也許那人存了十年的錢才能來到耶路撒冷、來到聖墓教堂,也許他坐在那角落也不過二十分鐘的事。但他卻在那20分鐘裡被為難。相同的,也許天主教或東正教的傳統是他一輩子所得到的教導,甚至他的家族可能世世代代都是基督徒,也許他的國家連新教教會都沒有,而我若沒體諒他的背景,如果我覺得我要做對的事,於是就一把他所倚賴的鐵柵欄抽開,然後無動於衷地任憑他跌倒,反正是他自己要選擇那個會讓他跌倒的位置,難道這樣就合神心意了嗎?我看到的是一個點,但是耶穌看的是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神不只是他們眼睛看到的畫像而已,但神相同的不只侷限於我對祂的認識。我相信神能用愛去更多吸引祂的百姓,並用帶著釘痕的雙手引導,讓祂的羊放下過去所倚靠的傳統,去經歷更多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