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耶路撒冷常看見的這些正統派猶太人(也包含極端正統派 Ultra Orthodox Jews又稱Haredim)佔以色列800萬人口的八分之一。雖然以色列的猶太人也是猶太人,但是大家對猶太人的定義不一樣。這些正統派的猶太人認為只有他們才是猶太人,其他人放棄遵守妥拉就不是猶太人。(或者別人不夠資格、不知道怎麼正確的守猶太律法和做猶太人)

正統派猶太男人一天花14個小時在讀妥拉,並且嚴格遵守妥拉的教訓與拉比的教導。他們的女人不能夠展露出一點皮膚,頭髮也必須蒙住(或戴假髮)。在他們的社區裡男女走的路是分開的。他們要用他們認為最敬虔的方式生活,並且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整個以色列社會如何過「莊重」生活,例如他們要求以色列的戶外廣告不能放女人的照片,又例如在飛機上他們不坐在女人旁邊(這部分我倒是覺得地勤應該要注意)。 又例如在哭牆,不可以穿無袖、沒有戴猶太小帽、甚至是站在椅子上(對他們不是公物問題,是地點問題)。女人不能讀妥拉也不能用禱告巾和護經匣。

極端正統派猶太人搭飛機

2012年時他們有嚴重的街頭抗議因為政府把他們社區的男女要分邊走的告示拿下來。所以他們說以色列政府跟納粹一樣、是希特勒的部下。他們反政府、反錫安主義,並發行自己的報紙(其中一個叫Ha Ede)和書籍教育他們的孩子這種思想,例如

「一個猶太國家的建立不是神的心意!妥拉禁止一個猶太國家!」

「那些從大屠殺中存活下來的猶太人拋棄了信仰、把頭髮剪了,他們喝啤酒,我們不要錫安主義!不敬虔就不是猶太人,就是外邦人!」

「我們不需要一個政府,國會所造的律法(法律)就像基督徒有新的律法(新約聖經),我們只要自己的律法(妥拉)!」

「國會背叛神!他們創造法律違背神的律法,還要每個人都遵守!我們拒絕投票!」

他們會用比較激進的手法達到他們的目的。例如2016年4月一對猶太情侶找了拉比、見證人偷偷跑到聖殿山上按照猶太傳統結婚(新聞連結)。這是一見明顯犯法的事,結婚哪裡都可以就是這裡不行,更何況他們之後在網路秀出他們的照片,就是要刻意「有所作為」。對於這件「愛國」行為,以色列媒體的反應是生氣、與譴責,不為他們的行為感到驕傲,反而認為這些人是瘋子,用這種激進的手法威脅大家安全。

正統派猶太人不承認這個政府,雖然他們仍從政府拿補助。 他們拒絕工作、拒絕交稅、也拒絕當兵。他們認為是靠他們的禱告以色列才有平安,而那些世俗猶太人違反神的誡命,使得彌賽亞的來臨延遲。

在生活中,因為這樣的差異性常常造成衝突,例如在公車上一個以色列女兵被正統派猶太人要求坐到後面去,她不願意,就被稱為「淫婦」。走路上學的女生被吐口水。或是在哭牆慶祝兒子成年禮,因為男女區是被分開的,於是在女生區的婦女組站到椅子上大聲歡呼、唱歌,不分老少的正統派猶太人為了保護他們的傳統,他們會選擇用謾罵、排擠、敵視、甚至言語攻擊的方式回應。當然採取行動的只是部分的人,但是心裡不開心的應該很多。

然而,其他保守派、改革派猶太人卻覺得不公平,為什麼要照他們的方式?為什麼哭牆一定要男女分區?1967年時是正統派猶太人的士兵去奪回整個耶路撒冷舊城的嗎?(正統派猶太人不用當兵) 難道要全以色列都要跟他們一樣整天讀妥拉和禱告才叫做真正的猶太人嗎?(正統派猶太人也不用工作) 保守派和改革派要求政府要規劃出可以男女共用的禱告區,政府總算同意了,但是卻因為正統派猶太人嚴重抗議和阻擾又無法落實。

簡單的說,正統派猶太人是在宗教和政治上都比較激進的一群人,他們不欣賞其他猶太人的世俗,而其他猶太人也不認同他們狹義的心胸和霸道的行為。以色列最擔心的是這群人每家都生10個小孩(以色列平均是3個孩子),沒有工作能力又沒有保衛國家的能力,雖然他們現在只佔10%人口,但是很快可能會占到50%,那以色列的未來怎麼辦?

注:但是要注意的是,以色列是個移民國家,在以色列的正統派猶太人跟美國的不一樣,不管是在社會文化、宗教認知、或政治思想方面,即便可能他們都稱為「正統派」猶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