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都知道國外城市有免費導覽行程 Free Walking Tour,通常就在後面加城市名稱,就會跑出些網站。剛好布達佩斯的免費導覽行程選擇比較多種,其中一個是特別針對猶太主題的,所以我就去啦!以下的經驗提供各位參考,如果有去布達佩斯的話而且時間夠的話,可以考慮參加!


參團費用: 0, 但是給任何金額小費導遊都很高興

建議預留時間:2.5小時

推薦指數:✨✨✨✨✨(有時間的話不錯)

集合時間:10:00AM & 3:30PM

集合地點:Vörösmarty square

相關網址:http://www.triptobudapest.hu/tours/jewish-district-tour/


免費導覽是在舊城區的廣場開始,我們遲到了2分鐘,抵達時看到一群人正從噴水池移動到廣場的不遠處,於是我們趕緊加入!

 

我的導遊是個女生,匈牙利腔的英文,尤其她捲舌的Rrrrrrrr真是讓我聽得有點吃力。她曾祖父的第二任妻子是猶太人,但她本身沒有猶太血統。即便如此,她還是給了許多關於匈牙利猶太人有趣的資訊!整團大概只有一半的人有猶太血統,所以參加這個團不會因為自己不是猶太人而覺得不自在唷!

在多瑙河的東西兩側,曾有兩個城鎮,分別叫做布達(Buda)和佩斯(Pest)。兩個城鎮獨立發展,一直到1849年第一座連結兩個城鎮的橋——鏈橋(Chain Bridge)才蓋。倫敦不是倫和敦,但1876年之後的布達佩斯卻是結合了布達和佩斯兩個獨立城鎮的名稱。

我們所在的舊城區是屬於佩斯,在多瑙河東岸。

 

隔離區(Ghetto)在希特勒之前並不是個絕對負面的詞,整個舊城區以前都是天主教隔離區(Catholic Ghetto),只有天主教徒可以住在城內,猶太人只能住在城外。

城內禁止任何商業活動,所以我們現在要準備出城,到以前的市集去!

在匈牙利文中「Vaci Kapa」的意思是城門,所以過了這紀念牌後,我們就出城啦!

 

這間漂亮的建築上面有基督教的圖案,說是其實老闆是猶太人(據說是法律改變後的事)拿來開銀行,他覺得這樣比較好賺。

 

我們在舊城外的小公園休息(早上經過時看到幾位流浪漢在這享受太陽),過去城牆的遺跡還在這裡,目前用一整排看板擋住原來牆的位置,等到有錢時才能修繕古蹟。所以我們所在的地方就是過去做買賣的地方,這裡是猶太市集、那裡是吉普賽市集…. 相當熱鬧!

 

城外的居民中,80%是猶太人,而且經濟好就會吸引更多人來,所以有基督徒看到了商機,在1799年蓋了眼前的公寓大樓,開始有了提供住宿的行業,聽導遊說叫做Anglic King of England Inn,公寓裡面有1400間房間,包含兩間作為猶太會堂。

原來的公寓大樓其實更大,但因為有人眼紅,大樓在1936年被通知因為某都市更新計畫,需要從大樓之間開一條大道,一路通往英雄廣場。但這計劃在破壞大樓結構後就停止了,因此當地人戲稱這叫「50公尺大道」(50-meter Avenue)。

 

為什麼一間公寓大樓內需要有兩間猶太會堂呢?這裡有個我沒很懂的冷笑話,就是「猶太人需要兩間會堂,因為一間拿來用,另一間是用來不進去的 (One to use, one to never go inside)」。我的理解可能是猶太人常常為反對而反對吧?

不過當時的猶太人數的確很多,在1868年開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猶太會議(Jewish Congress),當時討論內容是匈牙利猶太人要以哪個教派做代表,因為當時有三個教派,包含原來的正統派(orthodox)、新的新話語派(neologo)跟其他一個,大家都討論完後,還是沒有定案,於是發現原來這是浪費時間和金錢的會議。

我們沿著大樓前往菸草街猶太會堂,一個屬於新話語派(neologo)的猶太會堂。這其實是一個匈牙利特有的教派,可視它為現代正統派,即在教義上為正統派猶太教,但在其他方面比較現代,例如接受會堂有管風琴、有麥克風等。

 

導遊偷偷說了,新話語派的猶太大嬸們連安息日都開車,她們都是有錢人,住在其他地方,一定必須開車來。然後停車以後再走路來參加安息日聚會。

 

這間會堂建立於1859年,融合了基督教元素與摩爾風,內部華麗但參觀費頗貴,關於這間會堂的參觀細節與重點,請參考另外寫的這篇文章:[匈牙利]布達佩斯菸草街猶太會堂 Dohány Street Synagogue in Budapest (景點介紹、歷史背景、旅遊攻略)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匈牙利有約100萬名猶太人,戰爭結束後,匈牙利喪失了70%的土地,以及約2/3的人口,但猶太人口卻只稍減到80萬,這是因為匈牙利猶太人大多住在布達佩斯。

在這背景之下,到了德國納粹時期,匈牙利急於想收復失去的領土與國民,於是向德國勢力靠攏。匈牙利也是第一個有反猶行動的國家,繼德國之後就有名額限制法律(close number law)”,限制猶太人能上大學的人數以及能從事的職業,也因此很多匈牙利猶太人搬離或改教。到了1944年納粹入侵,匈牙利過分有效率配合,當時75萬猶太人在2個月內就被送走40萬名到集中營,在奧斯維辛集中營裡每三個猶太人就有一個來自匈牙利。

導遊的口氣是挺怪罪匈牙利當時的聶政—霍爾蒂·米克洛什(Horthy Miklós),他之後又直接與間接殺害了20萬猶太人。我後來查了一下霍爾蒂的資料,發現也許其實像某些歷史學家說的,他已經偷偷盡力拖延到1944年,沒有讓匈牙利猶太人馬上遭難,畢竟半數的布達佩斯猶太人存活下來了,但沒辦法,還是有太多的猶太人去世,不管他到底動機如何,這筆帳還是得算到他頭上。

假設他是歷史的黑暗面,那光明面代表則是瑞典外交官一等秘書羅爾·華倫堡(Raoul Wallenberg),他用發生命簽證的方式救了幾萬名猶太人。我想以人數來說,霍爾蒂「放過」的猶太人可能比華倫堡搶救的多,人雖然都活下來了,但感覺差很多。

這猶太區其實看不太出來有什麼不同之處,畢竟這裡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作為隔離區。過去布達佩斯曾有27間會堂,目前剩12間,而且只有4間是有每天固定的早禱和晚禱。

導遊說發明魔術方塊的人是匈牙利人,這張照片畫起來是2D,用肉眼看也是2D,但拍起來會變成3D。各位覺得呢?

 

這是另一個會堂Rombach Street Synagogue,同菸草街會堂一樣,也是用街名來稱呼,而且也是摩爾風。會堂建立於1870-1872年,曾經有高達1000名會友,不過戰後被擱置不用,然後被國家受夠保護成古蹟,可是國家缺錢又賣給公司當成辦公室,不過還好在改建前公司倒了,現在才又被新話語教派猶太人買回來,計畫兩年內變成猶太民族博物館(導遊說,還是5年後再來看吧!)

 

最後一區是Udrar,這裡以前是幽靈城鎮,簡單的說就是廢墟,但沒想到十年前被一個叫做Yom Tov(直譯:好日子!)這位以色列猶太人買下,變成現在的酒吧區,整個感覺就完全不一樣,很難想到過去的樣子!

我到這裡就離開剩下10分鐘的導覽,因為最後她已經在講要去哪裡的酒吧了!有興趣的人可以參加這免費的導覽,整體下來我是滿推薦的!


旅遊攻略

1.導遊會找陰涼處做解說,有時候會直接坐在草地,所以最好穿長褲或帶東西墊一下。

2.沿路沒有上廁所的時間或機會

3.關於小費,行程開始前導遊會說這是免費的行程,但他們營運都是靠賺小費。至於該付多少錢….  我覺得我會考慮兩件事情,一個是內容有沒有價值,另一個是參團人數與平均工資。例如匈牙利時薪假設是換算10歐好了,一團大概50人的情況,那我覺得小費給1-2歐表達支持一下就可以了… 我個人感覺他們比較沒有拿東方人小費的期待吧?好像很驚訝地樣子。

4.關於小費給零錢這件事,雖然說網路有說給零錢很不禮貌,但我媽覺得只要是錢都沒差吧?害我要給小費的時候好掙扎(給到需要鈔票覺得不需那麼多),但結果我碰到的導遊根本沒看我給她多少錢、而是讓我直接把錢放到她褲子的口袋去….(挺隨性的)

心得與小插曲

我弟重複參加這個行程,但他說他之前的導遊比較好(只隔3天),所以導遊好壞真的是看運氣。我覺得參加Walking Tour行程還是滿好玩的,畢竟可以更加了解這個城市,而雖然我弟說我碰到的這個導遊比較不厲害,但我覺得已經比我在猶太會堂付了那麼貴的門票後聽到的內容來得精彩。這個Walking Tour的導遊完全沒有猶太血統,但她曾祖父的第二任妻子是猶太人…  她說她一輩子第一次來到會堂是幾年前的事,拉比講道之前二樓的婦女們就一直忘我的講八卦(gossip),然後拉比開始講話後,她們依舊是這麼大聲地聊天!她覺得實在很有趣,因為會堂就是見面交誼的地方。

發生了2個小插曲

#參加WalkingTour還是會有小插曲

導遊很高興的說錫安之父Herzl其實出生於布達佩斯,並且就是在菸草街猶太會堂受成年禮,在這住了18年,當時主要語言是德文、Yiddish和部分匈牙利文!我問她說:「我看過紀錄片,說是他的父母也給他受嬰兒洗….」 我還沒完整說完,她就很激動的說:「不可能,他是猶太人。」我說:「妳剛才說新話語派猶太人很想融入當地社會,我也在紀錄片看到他的父母希望這樣做能夠讓他變成真正的匈牙利人。」另一個遊客就來跟我辯:「不可能,他是猶太人。」所以我就閉嘴了,哈哈!

我回頭又看了一次那個紀錄片,就算CBN是基督教電視台,被採訪者可是猶太歷史研究家Eliezer Ben Yehuda呢!,反正說他參加基督教中學、並且他13歲時他的父母沒給他受猶太成年禮而是基督教的堅信禮(堅信禮就是曾經受過嬰兒洗,長大後的受洗才會被稱為堅信禮),變且他在1893年的文章裡曾呼籲猶太人必需給猶太嬰兒受基督教嬰兒洗,因為那時他們還感受不到任何東西….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影片

或是讀我之前寫的文章~以色列立國的現代偉人(一) 赫茨爾Herzl ~錫安主義之父~點燃回歸錫安之夢的奧地利律師

另一個小插曲是這位導遊說週六早上9點是會堂聚會的時間,任何宗教背景的人都可以參加。但事實上保安人員不讓非猶太人進去參加聚會,他說「今天不開放給觀光客」,即便我跟他說我的導遊說人人都可以參加會堂聚會,他卻跟我說「你的導遊算哪根蔥(Your guide is nobody!)」然後別的看起來像猶太人的人就進去了,我們被擋下來,另一組應該是匈牙利人自己在外面看看就走了。

哎呀,害我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