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錯,在以色列居住的各種少數族群中,也包含了菲律賓人。可能大家會猜他們是不是難民身份逃到以色列?還是在那裡當菲傭很久後轉移民身份?還是其實他們是有猶太血統的菲律賓人所以回歸以色列呢?

 

以色列的菲律賓人

住在以色列的菲律賓人主要為從事保姆、幫傭或看護的工作的勞工,雖然說像其他國家,以色列也有菲律賓勞工並不稀奇,但值得一提的是在以的菲律賓勞工數量高達大約10萬名!這個數字有多高?舉例來說,連以色列的彌賽亞猶太人也只有1.5-2萬人左右啊!菲律賓人的比例大概是全以色列人口的1.2%,而且其實約有一半是非法滯留。咦?為什麼以色列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呢?其實是有原因的,一方面可能是以色列人能同情那種感受寄居在某個國家討生活的感受吧!(註1)

另一方面是,以色列對菲律賓特別友好,因為兩國存著友誼。很明顯的可以從2009年在Rishon Lezion的大屠殺紀念公園放了紀念碑「敞開的門」(Open Doors)看出,用這三道門來感謝菲律賓。第一道門是謝謝菲律賓在1937年-1941年之間,總統Quezon願意發超過1萬張簽證救猶太人,直到在火燒到自己家被日本人侵略之前,菲律賓救了1200個逃離納粹德國的猶太人,第二道門是謝謝菲律賓的支持,因為菲律賓是1947年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投票贊成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國的亞洲國家… 第三道門則是感謝菲律賓的勞工在以色列照顧許多年老和行動不便的以色列人,以色列沒忘這樣的恩惠。(註2)

圖片來自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Philippine Embassy in Tel-Aviv, Israel

 

以色列《X音素》第一屆比賽有個參賽選手就是在以色列工作的菲律賓阿姨,當年46歲,但是以色列人看到她平凡外表之下的才華,在這樣的選秀節目中,她竟然得到最多票數,拿到冠軍。很多菲律賓的人感謝以色列人沒有種族歧視。

 

如果你在週末時到特拉維夫的車站,可以上四樓逛菲律賓市集(Filipino shuk),另外也可以在Naveh Sha’anan的小攤販找到賣食品的菲律賓人。有需要買進口的雜貨,可以到Dragon Market (地址:11 Yesud Hama’ala Street, 121 Levinsky Street, Tel Aviv)或Manila Kamayan(地址: Tsemach David St 2 Yafo, Tel Aviv)。

特拉維夫的菲律賓街 圖片來自Spotted by locals

 

雖然說,勞工即便在以色列工作多年,以色列政府也只會發短期居留權,但是對於這些勞工的小孩就不一定了。(但這也是灰色地帶,勞工健保有生產補助,但生產完三個月必須離開以色列、將嬰兒帶離境或是喪失簽證,很多勞工沒有選擇,就只好非法滯留和工作啦…..很多雇主也是在知情的情況下,已經像家人有感情,繼續雇一個黑工.. )

 

(註1) 從歷史來看,大屠殺時期,瑞士政府暫時收容了2.5萬猶太難民,當時占了總人口0.6%就已經造成瑞士社會很大壓力,於是瑞士政府在邊境拒絕了另外2.5萬已經拿到瑞士簽證的猶太難民進入瑞士….  放棄了拯救這些人。 後來這些猶太人就被送進集中營….

(註2) 我特別標出「願意」,因為事實上菲律賓來不及救到1萬個猶太難民,甚至接納的那1000多名猶太人來到菲律賓之後,還捲入與日本的戰火中,並不是很理想的避難所。但是為什麼以色列會在乎這件事,好像菲律賓「已經」救了1萬個猶太人?這就是猶太民族的民族性!只要是承諾過的事,猶太人就算你已經做到、並且感激。另外一個反差例子是今年本來說好要在瑞士辦錫安大會120年慶祝,結果活動前2個月瑞士突然說「籌劃時間不夠,可以辦、但需要延期」… 結果以色列馬上就說「那我們不在瑞士辦了,但我們會在以色列辦一個更大規模的慶祝」 這兩個例子可供各位思想猶太人的民族性,總結就是千萬別輕易答應,答應了別輕易改口!

(Youtube連結:Open Door紀錄片預告片Rescue In the Philippines紀錄片)


 

成為以色列公民的菲律賓人

如果菲律賓勞工在以色列生了小孩,會怎麼辦呢?通常就是非法滯留和工作,小孩也不會有證件。

其實在2008年時以色列政府有嘗試遣送1200名沒有證件的菲律賓孩子,卻引起民眾在特拉維夫抗議遊行的反應,於是作罷。大屠殺倖存者甚至連署請求總理納坦雅胡「保護以色列的榮譽」,於是政府隔年發了800多張居留權給這樣的菲律賓孩子,條件是父母合法進入以色列、在以色列出生、居住超過5年且有在上學。條件很合理,所以政府同時也準備遣送400個不符合條件的孩子。結果民眾繼續抗議,不要政府把這些不符合條件的孩子送走!於是2014年政府真的又發出了200多張永久居留證。

這些成為以色列公民的菲律賓人,可說是以色列人爭取來的!

有了永久居留證,有天就就可以成為公民,條件是他們成後願意像以色列公民一樣當2-3年的兵,那盡完國民義務之後就可以正式轉公民身份,他們的家人也可以轉公民身份。1988年Arpon的母親離婚後來到以色列做保姆,Arpon也選擇跟以色列人一樣當兵,也因此全家現在已經成為了菲律賓裔以色列公民。

ABS-CBN News

 

今年《Voice 以色列好聲音》有個很特殊的參賽者,她是Joy Ng (ג’וי נאג),在以色列出身長大,父母都是菲律賓裔,她是三分之一華人、三分之一菲律賓和三分之一西班牙血統,才17歲,應該會準備當兵並轉公民身份。我第一次看到菲律賓裔的以色列人講希伯來文時也覺得很有趣,她唱歌非常好聽,最後得了第三名。(後面可以看到她跟裁判的對談,可惜沒有英文字幕)

 

那,為什麼會有以色列人為這些外籍勞工的孩子挺身?

因為以色列人受到這些外籍勞工的照顧,多數人是打從心底把她們當家人保護。以色列是個多元社會,來自不同地方又曾經做過寄居的,所以對勞工的態度以色列人能用寬敞的心胸去尊重人,並不會覺得勞工是卑賤的佣人,所以也有許多菲律賓人在以色列工作時,最後嫁給以色列人。以色列開放、人性化的主僱關係甚至讓去到歐洲工作的菲律賓勞工一比較之下覺得很羨慕,例如,男朋友要來訪,以色列雇主非但不會生氣,有些還甚至邀請到家裡來坐坐,或是在報紙上刊登訃聞時除了親戚之外還會順便加上看護的名字。

(附帶一提,雖然以色列雇主大多不會虧待菲律賓勞工,但是通常來之前勞工都先已經欠了仲介公司一筆巨額的「仲介費」,大約是$8500… 所以真的挺辛苦的。在以色列工作,扣掉吃住費用,勞工大概可以每月存$1100,比在香港多一倍。)


 

有猶太血統的菲律賓人移民以色列的嗎?

目前在以色列的菲律賓族群大約就是以上兩種,但其實也不排除有猶太血統的菲律賓人存在,因為菲律賓從1521年到1898年之間為西班牙的殖民地,許多菲律賓人的祖先是來自西班牙,而西班牙又是曾經有大量賽法迪猶太人(Sephardi Jews)居住的地方。不過那是猶太人被逼迫的宗教裁判(Inquisition)時代,所以即便西班牙祖先可能有猶太血統,局勢只容許他們暗地裡信猶太教,有些甚至不向後代子孫解釋自己是猶太人,還把家族的姓改成他們受洗的教會或地點。所以現在要找到蛛絲馬跡甚至成功證明自己的祖先有猶太人還是非常困難的。也許能從一些習慣來推測會不會有猶太根,例如規定只能跟家族裡的人結婚、掃地都往中間掃、只用舊約人物取名字、一個兒子若去世會讓另一個兒子娶那名寡婦等。

但也有人的家族歷史沒那麼久,像在1870年後有來到菲律賓發展生意的猶太人,例如馬尼拉的珠寶店La Estrella del Norte就是猶太人Leopold Kahn和他朋友合開的、或從土耳其Smyrna來的賽法迪猶太人,1898年美西戰爭之後也有許多美國猶太人來到菲律賓。有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他曾祖父是跟菲律賓、中國混血的妻子結婚的賽法迪猶太人,他的家族叫「Elloso」,他們的信仰被稱為「Sarado-Catholico」,傳統上每個家庭都要有人出來做祭司或修女。隨著網路發達、DNA測試等,相信會有更多案例。

再聽Joy唱一首歌吧!(01:59 出現的是她媽媽)

 

 

參考資料 (好多唷,因為我很認真)

http://jewishnews.timesofisrael.com/why-this-filipino-girl-is-fighting-for-israel/

http://www.jpost.com/Metro/Tel-Avivs-Filipino-shuk-490509

http://edition.cnn.com/2015/02/02/world/asia/philippines-jews-wwii/index.html

http://www.jpost.com/Metro/The-Philippines-A-distant-haven-from-the-Holocaust-488500

http://www.jpost.com/Metro/The-Philippines-A-distant-haven-from-the-Holocaust-488500

https://www.nytimes.com/2017/05/03/magazine/israels-invisible-filipino-work-force.html

http://tracingthetribe.blogspot.com/2009/05/philippines-israel-and-much-olde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