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給我的印象就是維也納兒童合唱團、莫札特、真善美等,應該沒有人會想到希特勒其實是奧地利人吧?在參觀熊布朗宮時,應該不會想到瑪莉亞泰瑞莎其實向猶太人課重稅吧?也許很多現實層面是要居民才會感受得到,但坦白說,在稍微了解奧地利過去的長時間反猶歷史外加面對二戰的態度後,至少我沒那麼喜歡奧地利了。

但猶太人對奧地利還是有特殊感情的,因為錫安主義之父赫茲爾(Herzl)從布達佩斯搬家到維也納,他在這裡念大學和工作,這裡是知識份子匯聚的地方、也是錫安主義最早開始發跡的地方。所以即便原來的維也納猶太人在大屠殺之後,已經搬移到其他國家居住,之後又有前蘇聯國家的猶太人選擇住在奧地利。

 

過去歷史—(1)早期移民與居民對猶太人的態度

可能早在西元1世紀時聖殿被毀、猶太人四散到歐洲時就住在今天的奧地利,能確定的是,考古人員發現猶太人禱告護身符(amulet),證明至少從西元3世紀猶太人便在奧地利生活。猶太人大約是在西元1150年就開始住在維也納(註1),

 

13世紀從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開始認定為猶太人為有另一個信仰的族群並鼓勵他們做借貸生意後,猶太社群更是蓬勃發展,他們住在維也納舊城今天的猶太廣場(Judenplatz)這邊。

 

猶太會堂是猶太人生活的重心、在位置上也是中心。他們被賦予自治與向自己人收稅的權力、有完整的社群和架構負責向給保護他們的人繳稅。在外表上,他們似乎與當地基督徒有友善的關係,直到1420年維也納的統治者阿爾布雷希特二世(Duke Albrecht V.)開始嚴重迫害猶太人,猶太人被折磨、餓死、抓做奴隸、被淹死在多瑙河、和強行受洗成基督徒,很多維也納猶太人逃到現今斯洛伐克的村莊,被圍困、躲在猶太會堂裡的維也納猶太人選擇放火自盡,剩下的猶太人也被燒死。

1420年猶太被毀,圖為遺跡

延伸閱讀:[奧地利] 維也納猶太廣場博物館 Judenplatz Museum (景點介紹、猶太文物、旅遊攻略)

 

接下來是一系列的下坡,1496年,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下令把所有猶太人趕離奧地利東南部的史泰利亞邦(Styria)。1556年,斐迪南一世(Ferdinand the First)雖反對向猶太人的迫害,但他加重對猶太人的賦稅並要求他們穿戴猶太身份的辨識物。這個家族接下來的三任國王馬克西米利安二世(Maximilian the second)、魯道夫二世(Rudolf the Second)和馬提亞斯(Matthias)統治下猶太人處境依舊糟糕。

接下來的斐迪南二世(Ferdinand the Second)像他祖父,反對向猶太人的迫害,但加重對猶太人的賦稅。只有在1420年被迫害經過180年後,當時的國王在三十年戰爭(1618-1648)需要錢時,猶太人才被允許回到維也納,住到比較容易淹水的第二區Unterer Werd。總之根據政策,猶太人像是被踢皮球一樣,在來來回回的遷移中求生存,到了1670年維也納猶太人就再度被趕離出維也納,當時甚至規定猶太人只有長子才被允許結婚,目的當然就是要控制猶太人的人數。

剛好那時有了Sabbateans運動,許多奧地利的猶太人相信創辦者Sabbatai Zevi就是他們所等的彌賽亞,一起移居到以色列。

這裡分享兩件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事,一個是維也納最重要的巴洛克教堂Karlskirche就是猶太兄弟Hirschl出資蓋的,他們贊助了150,000萊茵盾,換到了住在的維也納的特別許可。要是哪個猶太人需要在維也納過夜,需要很丟臉的降低身份付針對「貨品」的過夜稅。

 

另一件事是瑪莉亞泰瑞莎(Maria Theresa)女王也驅離過猶太人!她要求猶太人若不離開,每年付5萬萊茵盾的重稅,而且收費還每年調高。

瑪莉亞泰瑞莎(Maria Theresa) |圖片來自haaretz.com

 

但她的兒子約瑟夫二世(Franz Joseph I of Austria)帶來了轉變。

(註1)最早提到維也納猶太人的文件是1190年Babenberg公爵Leopold V的一個鑄幣師傅。


 

過去歷史—(2)因維也納猶太人而有的黃金時代

18世紀末,猶太社群才漸漸壯大,主要是因為法律的政策有所改變,約瑟夫二世對待猶太人有截然不同的做法,他平等對待猶太人,他允許他們自由居住(除了採礦城不行)但必須當兵。1782年他頒布忍受條例(Edict of Tolerance),允許猶太人可以成為基督徒工匠的學生、可以唸大學(但不能選神學),但他同時也要求猶太人的學校要教和一般學校同樣的科目、拉比要負責解釋國家新法令、法律文件禁止使用希伯來文,且希伯來文的東西只能在猶太人聚會的時候出現。他允許猶太人可以不再配戴猶太標誌的東西,但也同時,他們不能展露出自己猶太信仰的特殊處,例如鬍子。雖然猶太人挺喜歡國王,但他們反對條例中的要求、而基督徒也反對條例中給予猶太人太多的寬容,這條例到最後也沒有完全被執行出來,但這拋磚引玉的工程,至少在他之後的國王對猶太人的態度已有改善。(註2)

忍受條例(Edict of Tolerance), 左為被忍受的猶太人名單,右為紀念幣

 

Eskeles就是當時在這個時機點成為銀行家,並成立奧地利國家銀行的猶太人。

1867年的奧匈帝國,猶太人得到平等的權利,他們開始被允許上大學、也沒有了職業的限制,猶太人的世界變得開闊,成為作家、藝術家、藝術家等,例如佛洛伊德就是猶太人,錫安之父赫茲爾(1860-1904)就是在維也納成為了律師。1918-1938年的維也納是知識份子中心,這段新的黃金期脫離不了猶太人的許大貢獻,不管是經濟上還是文化上。

 

現在的維也納也回不到當時的景況。當時知識份子聚集在咖啡店裡,像是Cafe central,  Herrenhof, Pruckel 等,當時的維也納猶太人如同今日,期待的還是能被社會接納和融入社會中。

 

(註2) 由於維也納猶太人只佔奧匈帝國中猶太人口的1%,所以對匈牙利或Galicia的猶太人,在原先幾乎是自治的情況下,好像新法律給的限制比得到的權益還多。

 

過去歷史—(3)出生於奧地利的希特勒與德國併吞奧地利

同個時期,希特勒在1889年出生於奧地利布勞瑙,雙親死後他到維也納,在生活和學業上受到很多挫折。因為在維也納讀了許多關於「種族優越」的書,當奧地利募兵時,他不想和猶太人一起並肩作戰而逃到德國慕尼黑,一直到1932年之前,希特勒都仍是奧地利籍。

1939年,整個歐洲還有1千萬猶太人,但大屠殺之後只剩160萬人,就是因為希特勒。

1938年3月12日,德國奧地利合併(Anschluss),奧地利人心甘情願歡迎納粹德國的到來,當時的執政黨是奧地利基督教社會黨,自1887年由天主教徒成立以來,在態度上就是以反猶為榮。

照片還可以看出奧地利民眾的笑臉

 

真善美劇情中,奧地利崔普上校和瑪莉亞逃過納粹的號召,但現實沒有那麼輕鬆、奧地利也不是Do-re-mi那樣美好,現已90歲的維也納猶太人Kurt Rosenkranz仍清楚記得德奧合併那天是個週五,因為在那個週日沒有基督徒小孩願意跟他踢球,到了週一,他的老師手臂上多了納粹的標誌,他說「Hail Hitler!」然後就叫猶太小孩收東西、離開學校。

德國合併奧地利時,最後一個總理舒斯尼格(Schuschnigg)其實想讓奧地利人民進行公投,可是奧地利政府沒錢,所以他就在希特勒的宣傳海報上畫「No!」結果希特勒就逞罰所有猶太人,讓他們跪著或站著拿牙刷和硫酸之類的液體做清理。Kurt Rosenkranz朋友的媽媽在清理時,屁股被納粹的一個毛頭小子踢了一腳,臉摔進硫酸液體中,臉燒掉一半。進行幾次手術都沒有辦法醫療她,這張臉一直跟著她到奧斯維辛的焚燒爐。

猶太人被迫清理文宣物

 

Kurt Rosenkranz 看到3-4天內所有猶太人的一切都沒了,他父親嚇的整天躲在家裡。9月的某一天,他媽媽宣布他們要逃去里加,但離開歐洲不是拎個皮箱、說走就走的事,除了被要求付高額的離境稅、把有價值的東西留在奧地利,最重要的是必須要有簽證。對於當時的猶太人來說,只要是張簽證,就是能給他們希望的救生圈。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中華民國駐奧地利的領事何鳳山在半年內發了至少2000張簽證,上級反對、納粹沒收總領事館、國民政府不出房租都沒有阻止他救人的決心,他的拔刀相助是至今以色列相信中國為他們的朋友的一大原因,他被稱為中國的辛德勒。

何鳳山,圖片來自 http://www.cdn.org.tw

 

另外,著名的心理學家佛洛伊德也是奧地利猶太人,在1938年逃到英國時,他還寫「得到自由的勝利卻帶著一絲哀傷,因為得釋放的那人還愛著那監牢。」但其實他1939年就死了,根本不知道這監牢後來變成地獄。

Kurt Rosenkranz記得離開海港前,SS軍人還跟他們說「污穢的猶太人,你們膽敢再回來!你們知道你們回來會有什麼下場!」在里加那幾年,他們在蘇聯的勞動營度過,回來以後所有的朋友和親戚都不在了,才回想起當年SS軍人說這些話的涵義。

水晶之夜(Crystal Night),名字很美,但1938年11月9號這晚,維也納猶太人受到了巨大的攻擊。至少50間會堂、4000間猶太人開的商店和2000個住家被攻擊,6000名猶太人被抓到達豪(Dachau集中營)和奧地利境內最大的Mauthausen集中營,有12萬奧地利猶太人死於Mauthausen集中營。

水晶之後的維也納街巷

 

維也納20萬猶太人中,13萬名逃走,另外7萬死於集中營,只有400人活下來,但極少數回到維也納生活。因為住在維也納的猶太人有太多痛苦回憶,根本無法再繼續住在物是人非的家鄉。

奧地利最大的集中營 mauthausen

 

過去歷史—(4)把責任撇得一乾二凈的奧地利

1955年奧地利獨立,努力想要擺脫跟納粹有關的歷史、順便也撇清責任。奧地利認為一堆奧地利人參與納粹活動、成為納粹軍官、並希特勒56年生涯前43年都是奧地利人都沒什麼關係,反正咬定自己被合併、同樣也是德國納粹的受害者,就不在這場戰爭中對奧地利猶太人有什麼虧欠,也因此奧地利沒有付給大屠殺家屬任何賠償,在1970年後就停止對可能參與過納粹活動的奧地利公民的調查。這種「裝蒜」、「歷史健忘症」的態度導致讓戰後的奧地利人都不知道猶太人實際上經歷了什麼。

 

直到1986年,寇特·華德翰(Kurt Waldheim)當上了奧地利總統,才引起了很大的風波,因為這人在1942-1945年時不僅參與了納粹活動,而且還是名中尉,奧地利人在知情的情況下50%的人口還是把票投給他。國際社會將奧地利邊緣化,美國禁止華德翰入境,奧地利年輕人才開始討論歷史,也許因為這個風波,奧地利人才開始調整對歷史不關心或是事不關己無所謂的老毛病。

寇特·華德翰, 圖片來自 haaretz.com

 

例如,這件事後,維也納才把已充公的藝術品還給猶太人,也才為他們重建了猶太學校、蓋退休中心、整修猶太會堂等,但這些付出遠遠不及1938年20萬名維也納猶太人所被剝奪的。而不只是歷史健忘症的毛病,很多年輕人至今不知道甚至否認過去在維也納發生的事,跟德國很不一樣。

 

過去歷史—(5)過路新移民

現在的維也納的猶太人多半是從東歐移民來的,這些移民經歷到的大屠殺的痛苦回憶則是發生在維也納以外的其他地方。很多也是在1956年匈牙利革命之後,奧地利成為他們前往美國、以色列、英國或南美前暫時的收容所,之後就留下了。

 

1970年代有新的移民潮,蘇聯的猶太人離開蘇聯要去以色列或美國都必須從西歐國家走,因此維也納成為重要的中途站,也有不少猶太人因為喜歡維也納或著沒申請到簽證就留下了。

 

今日的奧地利猶太人生活景況

維也納猶太人從原來的20萬,大屠殺後只回來400人,現在加上新移民以及下一代共有7500人。維也納這個只有7500人的猶太社群雖小卻非常有活力,有15間會堂、5間學校、2個體育俱樂部、3間Kosher餐廳,還有Kosher商店和肉鋪(商店資訊)。還有意第緒語的戲院、 Klezmer音樂表演、維也納猶太合唱團(影片連結)等。對他們來說,維也納是他們的家,在這裡他們覺得很安全,能用猶太方式生活、也看得到未來,只要持續讓非猶太人知道過去歷史與彼此溝通,這是能好好過日子的地方。


出名的奧地利猶太人

Gustav Mahler

Arnold Schonberg

Alexander Zemlinsky

Stephan Zweig

Arthur Schnitzler

Joseph Roth

Max Reinhardt

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赫茲爾Theodor Herzl


維也納猶太人口變化

二戰前(1939):20萬

大屠殺死亡人數: 7萬 (35%)

大屠殺後人數: 400人 (0.2%)

今日猶太人口: 7500人 (+1875%) => 新猶太移民


關於奧地利對猶太人的態度,我個人的評估:

歷史上反猶程度:  3

大屠殺參與度:3

勇敢認錯度:1 (相當事不關己)

現今社會友善程度:4

P.s「奧地利人分成了三種類型— 1/3的人非常傳統和排斥外人,1/3的人不在乎,和剩下1/3比較友善的人。」一個在奧地利留學和定居的80後這樣告訴我,他也順便告訴我奧地利人封閉的世界觀、也不在乎中國的崛起和奧地利鄰國的合作關係,甚至他中國朋友的岳母竟然不相信中國家庭裡也有吸塵器… 我想起走在路上有好幾次奧地利居民突然朝我投以並不友善的眼光,也想起沙發客說他們村莊曾經也被分配照顧難民,但居民後來把難民都趕走了,也不知道他們上哪去了。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與猶太人有關的景點:

1. 維也納猶太廣場博物館 Judenplatz Museum (景點介紹、舊會堂遺跡、旅遊攻略)

2.維也納猶太博物館 Jewish Museum Vienna (景點介紹、歷史背景、猶太文物、旅遊攻略)

 

資料來源:

Shalom Vienn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qKfs4uPqW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