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順路,所以我們又到一個國家公園Enom Tsukim看看,反正公園通行證很好用。這個公園的重點應該是植物,不過比較像是當地人戲水烤肉的地方,雖然這邊的以色列人皮膚比較黑,也不知道是阿拉伯人還是猶太人,可是並不熱情。若要進到保護區(The Hidden Reserve)要跟團,每天的14:00是英文團。但是現場的感覺看起來沒啥規劃,我們就走了….. 不知道有沒有錯過什麼。


攻佔耶利哥(失敗)

當初在規劃路線的時候有被以色列90號公路困擾過,因為它是穿越西岸地區的一條路。為什麼Google會推薦這樣一條路給我呢?原來以色列為了方便,所以在西岸地區建了好幾條公路。(可能也順便蓋幾個屯墾區。) 只要是屬於以色列的公路,那以色列租的車就可以開。於是我就計劃在爬完馬撒大之後往北的路上,順便去一下耶利哥,也就是今天下午的行程。

我們先在附近的屯墾區迷路了一下,這種也是隔離牆,只是沒那麼高

 

從以色列往耶利哥要在Almog Junction的加油站(只有一個/GPS:31.800990, 35.452889)換搭小巴士₪2或是計程車₪25-₪30進耶利哥,因為以色列租的車不能進巴勒斯坦區。我知道今天是星期五,所以還特地在差不多2點的時候過來。可是也許因為今天是星期五的關係吧?居然完全沒有車,而且好不容易找到不是店家的路人且願意幫忙,卻又被想做我們生意的阿拉伯人攔阻。我感覺他們都故意聯合起來欺負外地人,好像認為我們別無選擇的話必定會屈就於他們的要求。

當然我能理解因為這裡屬於西岸地區,這裏政治敏感,他們可能也在排擠、敵意中生長,何必要對我們友善?以色列在這邊建馬路,於是馬路的地就變成以色列所控制的土地,他們的不在乎和敲詐我是能理解的,但是我還是不開心啊!來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我回到被歧視的地方,就像在上聖殿山、和伯利恆關口那邊一樣!就是那種「是你有求於我所以我是老大」「我幹嘛幫你?樸實能當飯吃嗎?」的態度。我覺得好無奈,隔壁約旦的阿拉伯人那麼友善、親切、輕鬆。隔一座山怎麼變這樣?這是在約旦免費請我們吃餅的阿拉伯人,雖然語言根本不通(我只記得阿拉伯文的禮物是hadia)

反正我的感受是凡在政治敏感地區的阿拉伯人,態度都很糟糕,他們根本不在乎觀光客怎麼想以色列,反正我們對以色列印象越差他們越高興!唯一一個假裝好心的阿拉伯人(因為他把一個願意幫我們的婦女路人趕走了),居然跟我們要單趟₪50(距離明明也才10公里而已),我說最多就₪30,他還一副不可能的表情。而且等的話每一小時還要收₪100!他還跟我們說從來沒有公車。我們也怕到時候計程車很難叫,要是回不來怎麼辦?等於說為了耶利哥,我們要花₪200-₪300嗎?我殺價含等1小時,來回₪100,對方不接受。於是就沒有下文了。

其實當時要是真花那個錢也沒有關係,但是就是覺得我們一路上省吃儉用,難道一個不誠實的人就可以這麼理所當然的騙觀光客嗎?耶利哥我可以不去啊!我下次去啊!而且以前我跟媽媽都去過耶利哥了啊!總之我們就沒去了…. 這是此行的一個遺憾。下次我還會再來Almog Junction看到底有沒有公車去耶利哥….

注:伯利恆到耶利哥(Jericho/Ar-Riha)巴士一人₪20-25,且要1小時。我當初就是覺得還不如從 Almog Junction過去還便宜、快速一些。

注:伯利恆的行情是計程車1小時₪50含路費,因此我沒辦法接受他又要收路費又要收等待的錢。

相關閱讀:巴勒斯坦的交通

相關閱讀:開車去耶利哥?從Almog Junction前往的方法


耶利哥的重要性在於它是以色列人結束四十年曠野生活後,第一個攻打的迦南城市。摩西的繼承人約書亞派兩個探子去窺探耶利哥,城內剛好到一個妓女喇合家。她刻意藏匿他們,因為她說「我知道耶和華已經把這地賜給你們,並且因你們的緣故我們都驚慌了。」她知道耶和華─他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包括過紅海以及他們如何完全毀滅之前打他們的兩個亞摩利王。喇合想要活下去,所以她所期望的就是這兩個探子可以報恩,讓她和她的全家包括父母、弟兄、姊妹,和一切屬他們的都可以保命。結果呢?探子居然同意了!約書亞也堅固這個誓言,於是喇合透過救了兩個探子,因此使她全家包含她所有的得救!

後來耶利哥人喇合住在以色列中,直到今日。

死海這一代都沒有超市,我們本來打算在一定比以色列便宜的耶利哥採買,但決定不去之後,等到我們找到商店,也都關門了。好可惜,本來想買隻雞來熬雞湯。這是旅行的週期嗎?一下爆胎又快餓死又在超市買不到東西、一下又碰到伯利恆強尼和復活節慶祝,一下被熱死浪費了健行時間、一下子又碰到超好的奇布茲沙發主,一下子在死海公路上意外碰到阿拉伯牧師一家、一下子又攻佔耶利哥失敗還外加又去不了超市。

最後勉強在一家很有約旦感覺的小店買了雞蛋,然後趕快去在戈蘭高地的沙發家,今天沙發主不在家,可是讓我們免費住她家!自己開門進去耶!

背包客教訓/成長

  1. 攻略不一定正確…. 但是也沒辦法
  2. 安息日3pm~3:30pm超市都關門了

昨天紅海到死海是曠野路,今天死海到加利利湖是從沿著死海的風景變為豐饒的金色平原,再漸漸爬坡為山路近眺約旦!

既然有約旦又有金麥穗,就需要講點路得的故事。知名的畫作《拾穗》背景就是路德的故事。路得是摩押女子,即現今的約旦。她和她來自伯利恆的猶太婆婆拿俄米住了十年,這之間路得的先生和兩個兒子都死了,但是路得和她嫂子(應該是嫂子吧?)都很照顧她們的婆婆。有天拿俄米聽說神眷顧猶大地,所以決定搬回伯利恆去。當然她心想不要耽誤這兩位媳婦的前途,就不要她們跟著她回去。可是路得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因為路得捨不得拿俄米,於是她甘願放下自己的國、自己的家、和自己的神,完全跟隨她婆婆回伯利恆,回去之後每天為她婆婆出去撿麥穗。自願性的為神放下一直都是神所珍惜的,從路得的例子中,甚至可以看見神也珍惜為人的犧牲。

後來摩押女子路得成為了地主波阿斯的妻子,因為根據以色列的法律男人有責任為自己的兄弟留後室,如果兄弟都死了就從最近的親戚開始排。路得去找波阿斯時說「求你用你的衣襟遮蓋我,因為你是我一個至近的親屬(גֹאֵ֖ל Goel)」גֹאֵ֖ל這個字的意思在希伯來文用在贖回、救贖主、家裡的人被殺害時有資格報血仇的那個人。總之這個人是為你挺身而出、和你最有關係的人。如果我們可以想像自己被抓為人質時,不管是家人還是國家會不計代價將我們救回,並為我們平反,那我們可以想像神對以色列就是這樣對待以色列的。聖經以賽亞書49:17寫「救贖主 ─以色列 (גֹּאֵ֨ל יִשְׂרָאֵ֜ל Goel Israel)的聖者耶和華對那被人所藐視、本國所憎惡、官長所虐待的如此說」在希伯來文中沒有那個破折號,應該翻成以色列的救贖主、耶和華的聖者。神自己稱祂為以色列的救贖主,意思是祂為以色列挺身而出、祂會為以色列報仇、祂會照顧以色列。

波阿斯和路得生的孩子,就是大衛的祖父。厲害吧!而28個世代後這家出了個木匠約瑟,也就是耶穌在世上的爸!(所以人口普查時,馬利亞才必須和約瑟回伯利恆,因為他是大衛家的人)

超美吧?這裏的位置相當於約旦Ajloun的旁邊。

車開一開旁邊都是鐵絲網,跨過去就是約旦(或是敘利亞)啦!

我們到了戈蘭啦!看看這個地勢!

奇布茲外停了幾頭牛,我們的車當然要開進去奇不茲。

還好現代科技有網路,所以我們可以透過網路和沙發主聯絡,在耶路撒冷的她用遙控的方式幫我們開鐵門。

只是說….. 這個奇不茲跟我們上一個住的差太多了!當然做沙發衝浪本來就是要訓練心胸寬闊,只是在經歷過那麼美好的奇布茲世界之後,一比較下來,這基本上已經是個變質的奇布茲了吧!我跟她鄰居聊天(大概他看沙發主的表哥帶我們一群亞洲人住到他好久沒回來的鄰居家所以好奇吧),鄰居連沙發主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噢,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是有衣索比亞男朋友的那個女生,對吧?」


俯瞰全加利利湖的秘密景點 Ofir Lookout

我們一路從死海開到加利利湖東邊的戈蘭高地,其實因為沒什麼人住這,這區的沙發很難找。為什麼沒什麼人住這?因為加利利湖以東這一代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之前是屬於敘利亞的土地。我也是不小心找到這個沙發主的。到了戈蘭高地以後,心血來潮覺得既然在加利利湖的東邊,應該有機會看到日落吧?邊開邊找沙發主所推薦的一個秘密景點 – Ofir Lookout

太陽好像快要下山啦!今天又等日出又趕日落的印象真的很深刻!早上還在馬撒大看日出,沒想到傍晚要在加利利湖看日落!

我們想看加利利湖的日落,不過也沒預期要看到什麼樣的風景(意境到就可以),沒想到這個全湖景嚇到我們!整個加利利湖就這麼大耶!這視野也太好了吧!

 

加利利湖尾(南) – 遊客必去的約旦河洗禮處(Yardenit)就在那

湖的中間-提比里亞(Tiberias)、遊湖上船處

湖的北邊-迦百農、哥拉遜、伯賽大

今天的Happy Ending,雖然雲有點遮住太陽了,但是加利利湖的魅力不減!下次有機會還要再來!旅行的週期又到了開心的那頁!

回沙發家!


以色列第四個沙發速寫

這個沙發主居然信任我們這素昧平生的家庭,在沒有見面的情況下,她告訴我們她家鑰匙的位置,於是我們就自己進去住了一晚,還跟鄰居聊天。其實我是很期待認識她的,所以還是打電話和她聊了一下子。原來她已經換了三個奇不茲,現在可能也快脫離這個奇布茲了!我爸一直覺得奇不茲提供年輕人一套房,應該是很吸引人的條件吧?但是奇不茲生活對於年輕人是很無聊的,不但要按照團體的作息及要求,而且個人也沒什麼可以花的錢。如果一輩子都住在奇不茲,也許能不愁吃不愁穿,但是生活水準很有限。所以在奇不茲長大的孩子,很多都選擇不回奇不茲,而去別的地方發展。

但是她又強調奇不茲(真正共產的那種)其實是她一生最快樂的時光,我想也是因為這樣的背景,使她願意去相信陌生人、且願意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