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前往以色列的第一天,其實是我們旅程的第七天,在這之前我爸、我媽、我弟玩了一圈約旦,從北跑到南,也是自駕。

早上六點半,我們在離安曼市中心不遠的Abdali Jett車站買前往耶路撒冷的車票,由於太興奮(也太早),當櫃檯小姐問我要去哪的時候,「去耶路撒冷」不小心脫口而出。「喔,我們的車不到耶路撒冷,只會到邊界」她冷冷地回答,我趕緊說「對對對,就是去胡笙國王橋的票,要四張!」

….(略過約旦出關部分,詳情請見交通攻略:約旦以色列跨境巴士JETT Bus經驗文:從胡笙國王橋口岸離開不怕被蓋出境章唷!)

接近九點時,我們總算即將抵達以色列的關口,我提醒家人「等下會看到約旦河唷!」聖經地名即將真真實實的在我們眼前出現,好不震撼。果然,約旦河出現在右手邊,可是它很窄、很一般、很不夢幻、也看不出哪裡神聖,更何況比它美的河多太多了,甚至就連要稱之為「河」都顯得勉強,它就是稍微比水溝寬一些而已,一不把握就會錯過。這般景色多少會讓人有點失望,但是我不禁問自己,我的期待是什麼?為什麼約旦河不能很平凡呢?

第三次來以色列,我願意接受這樣的衝突,重新定位,重新放置我的錨,讓我的信仰可以更扎實、與本質的落差更少一些。

在以色列這端,這個橋就稱作「艾倫比橋」(Allenby Bridge),一個橋有兩個名字是很正常的。我們在車上等了一陣子,直到前面巴士的乘客都下車並且領完行李後,才輪到我們下車。雖然我也愛約旦,但突然感覺到有制度真好,難怪以色列比約旦進步那麼多!

傳說中以色列的入境安檢~胡笙國王/艾倫比橋版

久違的邊境站,讓我心情有點激動。我好想要為這熟悉的地方照張相,當我還在猶豫時,我看見隊伍後有個穿著西裝、拿著相機的人被站哨的軍人問話和搜身,頓時,我壓力好大。以色列需要對安全這麼敏感嗎?可是我仍相信在以色列,安檢有它的必要性和合理性,這也是為什麼隊伍這麼長又前進這麼龜速的原因,他不是考驗每個人入以色列的決心,而是他們真的必須謹慎,只能慶幸還好我沒有做出任何不安份的舉動。然後那個人被帶到另一個地方去了。

一般人第一次到這個關口可能會被他的擁擠程度嚇到,從下車地點到「入境大廳」人山人海,每個人都大包小包排隊等待入境以色列。(我到現在都還在思考,既然我們搭的通關巴士是當天的第一班,那在我們之前的人是從哪來的?) 其實,如果注意看,會發現觀光客的比例相當低,大部份的人都是像約旦那邊阿拉伯人的打扮,婦女包著頭巾穿著長袍,再配上幾個濃眉大眼的孩子。(這個邊境除了外交官以外是不准約旦和以色列的民眾使用的) 的確,他們是當地人。這個邊境過去是屬於巴勒斯坦自治的約旦河西岸地區,這些人,是要從約旦回家的巴勒斯坦人!

在這邊境,排隊也是門學問。雖然有棚子遮著,但它還是個有點熱的半戶外空間,並且沒有坐的地方,隊伍前進又緩慢得不得了,排著排著也有點煩。更糟糕的是部分巴勒斯坦婦人習慣插隊,一直處心積慮的想插隊,所以我們家瞬間發明了「戰鬥隊形」,就是四人排成一排不容後面的人有見縫插針的機會,尤其是在轉彎處更顯得重要。雖然我能理解沒有人喜歡排隊,我也理解巴勒斯坦人可能不滿意以色列的管理(畢竟邊境的領土和管理權其實屬於巴勒斯坦….吧?)

但是目前制度是公平的…吧?每個人都要接受檢查和移民官問話,不管有沒有帶大件行李與否、或是什麼性別和年齡,大家都要排隊,至少在我的解讀是這樣。

等了大概半小時,我也抓著空檔讓我弟背一下部分我們要去的地名(怕等下被「單挑」),總算到了接近入口的地方,邊境工作人員示意讓我們四人中的一個人帶著護照到掛大件行李的櫃檯,我不是很懂,他就解釋我只要拿護照去排隊,然後跟那邊的櫃檯人員說我們是「4個人,Family!」就行了。工作人員推著我們的行李車跟我到了掛行李的地方,然後我乖乖地排隊。很有趣的,我看見我前面的漂亮女士拿的護照居然是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The Palestinian Authority)”,我研究了許久,確定我看見的是 “Passport” 而不是一般的旅行文件(Travel Document),按耐不住好奇心,我問那位女士這本護照是否被國際承認?在女士還沒有理解我的問題時,後面的加拿大人已經激動的說「巴勒斯坦是個國家!(Palestine is a country!)」我重複我的問題「這本護照被國際承認嗎?妳能用這本護照去中國或台灣嗎?」加拿大人也重複他答非所問的回答,於是這件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的落幕。

點我看:巴勒斯坦護照小插曲

按照邊境工作人員的提示,我遞上了四本護照,帶著笑容說「四本護照,都是家人」,櫃檯人員是位美麗又自信的年輕女士,她只問我家人在哪?我指給她看「我爸、我媽、還有我弟」接著她問我有幾件大行李,我指給她看,然後工作人員便幫忙將行李放到行李帶上,態度非常友善。

好不容易處理完了行李,趕緊回到入口處排隊,在入口處之前就有一道關口,是出境關(還是安檢人員呢?)依照國籍或感覺做簡單的「分類」的地方,之前我來的時候,身邊的加拿大女生因為是在沙烏地阿拉伯出生的,在這邊她就和我分到不同類,以至於後面的安檢她被檢查的特別仔細。因為我和媽媽的護照裡有很多回教國家的入境出境章,所以我們的策略是把我們的護照放在下面,讓安檢人員先看我弟的護照。當我正為計畫做預備時,猛然發現原來我的護照上已經有貼紙了!但只有我的護照上有,上面很潦草的寫個「4」,難道是在掛行李的地方就已經做好分類了嗎?這是我的風險指數還是純粹代表我們有四個行李呢?

沒想到,我們被指示要一個一個去被檢查護照,不能讓一個代表代替所有人。這道安檢有兩個窗口,都是女性,我弟當然沒差,但是我擔心我爸英文不好,所以我只好奮不顧身的先去另一個窗口。安檢人員還算友善,接過我的護照她禮貌的問我「How are you?」我笑著回答「噢,就是肚子餓了」她笑笑她看了我的護照,問我叫什麼名字,我按照中文該有的發音念了我的名字,不到半分鐘,她就把我的護照還我了。我趕緊跟她說後面那二位,一位是我爸一位是我媽,我們是家庭。她點點頭。後來什麼問題也沒問我爸我媽。至於我弟,可能跟安檢人員個性有關,問了我弟不少問題「你要去哪裡? 那你要怎麼去?要待幾天?有沒有人在約旦送你東西? 你是一個人還是跟團?」也許英文不要太好,讓官員少問點話,反而比較單純吧!

過了這道在入口處的安檢,總算能進到建築物裡,排隊準備接受隨身行李的X光檢查(安檢人員還是女性)。外面排隊的地方沒有廁所,必須要在隨身行李檢查完後才有廁所。排隊含檢查大約五分鐘,通過了以後右邊的入境大廳才是真正為出入境把關的地方,也才是真正讓我擔心會被「盤問」的地方。

大廳裡已經排了三條隊伍,但看不出來哪條是外國人該排的。我走到底都還看不出來,於是向一位剛好走向我的工作人員詢問,她問我「妳們幾個人?」我說四個,她覺得聽錯了又說「幾個?」我說四個,她才會意過來「噢,你們不是旅行團呀!」我才明白她應該是很少碰見像我父母的年齡還出來當背包客的。她人很好,把我們帶到一個沒人的櫃檯,客氣地跟我說「請在這裡等,移民官馬上過來」。

在我們之後馬上有其他外國人在排隊。我們四個人還是讓我「比較沒前科」的弟弟打頭仗。辦理入境的移民官是個特別典型的猶太人,他還帶了猶太小圓帽(Kippa),大約五十幾歲看起來挺資深。他問了我弟幾個問題,我排在後面當然緊張,很怕我弟忘記我們要去哪裡玩或是回答的不好讓移民官不讓我們入境。當我弟成功的入境,小小得意地轉過身來跟我揮揮手時,我總算鬆了一口氣,至少成功了1/4啦!

帶著頭過身就過的精神,我遞給移民官我的護照,他抬起頭來問我「What’s your name?」我依然用中文該有的腔調回答,然後,靜靜的等待他下一個問題。其實我不知道眼睛往哪裡看才會比較自然,他一頁一頁的看我的護照,我護照裡亂七八糟的紀錄裡面含了八個回教國家的簽證和出入境章耶,他會問我什麼呢?那我要說什麼呢?要跟他說看在大屠殺時上海接受了一萬個猶太難民的情份上對我網開一面嗎?

他把我護照看完了,居然就這麼還給我,然後說「祝你在以色列待得愉快!(Enjoy your stay in Israel)」我喜出望外,拿回我的護照和新得到的藍色入境小卡,喜孜孜的離開。這,已經是這次以色列之行經歷的第三個恩典。

才走幾步,前方又是一個檢查護照的關口,我小心翼翼地交出好不容易才過關的護照。

「妳好」

……他開口說話,而且居然是中文。

「你好」,我回答。

「妳好嗎?」他又問,

「還好」,我回答,我不太確定聰明的猶太人是不是還在觀判斷我這個人是不是不構成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我拿出一般華人碰見會講中文的外國人該有的客套,「你會說中文呀?」

「一點點,一點點。」他說。

「你在哪裡學中文的?」這個問題重複了兩次,他才聽懂,說是在這裡學的。

「你的老師是中國人還是猶太人?」他說是猶太人。

「噢!你說的很好!老師教得好!」

「哪裡哪裡」

我從他手中收回護照,真心笑著說「你還知道哪裡哪裡!」在後腳還沒抬起前看到我媽正要走過來,趕緊補了一句「 噢!後面那位是我媽!」他友善的笑笑。

前方二十公尺又是一個安檢關口,然後已經可以看到領大件行李的地方和出口,我卻在左手邊的廁所入口坐了一下,一方面等爸媽,另一方面是從排隊到現在也將近站了一小時,有個坐椅子真好不是嗎。

不過我幾乎沒有等,我爸媽就都來了。「怎麼那麼快?海關沒有問你問題嗎?」答案是沒有,那個移民官不知是同理心,覺得「老人家」出門旅遊不容易就別刁難,還是刻板印象,覺得華人面孔大概都不會英文,還是純粹神的恩典,讓我們知道神就是刻意要讓我們在人眼前蒙恩,反正,他們居然一個問題都沒有被問,我們就這樣進迦南啦!

難以掩飾雀躍的心情,過了我以為是最後一個安檢關口,帶著笑容往行李處走。撿回已經把大件行李拿回的弟弟,我問他到底入境官問他什麼問題?「他問我要去哪裡?待幾天?還有怎麼去?」「那你怎麼回答?」「就耶路撒冷、拿撒勒、加利利,然後19天,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我跟他說讓他等下問我後面那位的呀!」啊?可是他什麼也沒問耶?這種答案也行嗎?

拿了行李、過了真的是最後一個X光和安檢,我們就算完成所有入境手續啦!從 9:10 a.m.下車到完成一切手續才10:10 a.m.,這一切順利得不可思議,超乎所求所想(我想到的都是最糟糕的) 我們很開心的往出口的方向走去,右邊有一個小窗台是換錢的並且有張紙說他們提供ATM,我到外面確認了往耶路撒冷的小巴士,是一人₪42、行李不管幾件都是一人₪5。

以色列的幣別是舍客勒(₪/NIS),一舍克勒差不多是1.7RMB。賣小巴士票的人不接受刷卡,所以我又跑回「入境」大廳的櫃檯去領錢,很意外的櫃檯小姐英文不太好(後來在以色列碰到的以色列人幾乎都會講英文),但是她表達這裡並沒有ATM。既然不能領錢,那就換錢吧!反正不會回約旦,那就把剩下的約旦幣都換掉吧!

換錢的匯率按網路價1JD可以換₪5.46,但是現場只有₪5.06。雖然我不滿意但基於別無選擇只好勉強接受。櫃檯小姐最小面額只收到0.5JD,再小的零錢都不收,所以算算我只有57.5JD能換,最後還要扣掉每筆20NIS的手續費。這樣掐頭去尾的換錢,身上總算有了₪271,又感覺離耶路撒冷更近了一點。

賣車票的人跟另一個旅人說車費含行李是₪47,或是10JD。我心想如果他早點告訴我那我不就可以省下換錢手續費了?不過回頭算算10JD其實也沒有比較省、頂多省了排隊換錢的時間。買了四個人的車票,還是覺得很不真實,馬上就要到耶路撒冷了呢!聖經地理像是活過來了一樣,我們也要在逾越節上耶路撒冷呢!當時大約10點20分,約旦和以色列之間沒有時差,而四月的天氣雖然有點熱,但是比六、七月好太多了。正當我對一切都很滿意時,突然想起剛才賣車票的人沒有找錢!這這這,他會認帳嗎?

我和弟弟確認剛才我們付了₪200,可是沒有拿回任何零錢。我知道,已經過了5分鐘,對方可能已經忘了,但是我還是想試試看把錢要回來。「剛才我們買了四張票,你沒有找錢!」我劈頭就說,對方是不是同一個人我也不知道。但他二話不說馬上找了我₪12,我也不知道他是記憶力好呢還是數學很好呢,反正,錢,我要回來了就好。

這種小巴士其實是10人的計程車,要人坐滿了才開。可能是因為我們有4個人,必須要等到剩下的幾個空位賣完了才能換我們。等到十點半的車開走後,馬上來了台空車。我們自動的湊過去把行李交給司機放到後車廂。不到幾分鐘,車子就坐滿了。10:45 a.m.,我們正式上路了!

往耶路撒冷的車程約50分鐘,第一印象就是地很貧脊、土很黃、感覺鹽分很高,唯一看到的農作物好像是椰棗。從邊界開始的道路,可以發現兩旁要不是很寬的鴻溝就是隔離牆,這是因為從關口經過巴勒斯坦自治區一直到耶路撒冷的道路是以色列蓋的,很有趣吧?(還是諷刺?) (後來我們自駕有經過這條路,照理在以色列租的車子不能進巴勒斯坦而且理賠不認證,但是只要是以色列蓋的路,就算是在巴勒斯坦還是算領土,要是發生事故都是可以理賠的。)

一直到應該是邊界地方,車子停下來,一位女士兵上來檢查每個人的護照。若是西岸地區的巴勒斯坦人沒有辦到通行證是不能到耶路撒冷的。

感謝主,一路帶我們從摩押地、經過撒馬利亞、終於來到了猶大全地的耶路撒冷!11:35 a.m. 我們到了大馬士革門口,開始了在流奶與蜜之地的旅程!


背包客教訓/成長

1.從你付錢直到對方找錢,不要分心,拿到找錢一定要優雅的算!

*背包客TIPS

1.約旦出關到以色列出關之間要等至少1小時,記得要先在約旦上廁所

2.邊界換錢手續費₪20,可用10元約旦幣買車票

3.在大馬士革門附近有很多商家,我隨便找了一家賣手機週邊商品的問他有沒有賣電話卡,他推薦最便宜的是 Hot Talk 的SIM,可以打5000分鐘、發3000封簡訊和5G的網路流量,兩週的價格是₪70,一個月的是₪80。買了後卡立即可以使用,搭配Google Maps導航是很方便的工具。

延伸閱讀:要順便去約旦嗎?